密勒日巴尊者临终教言

密勒日巴尊者脚印

摘录《 密勒日巴传》

密勒日巴尊者在炽结窟示现病态。 那时天空中出现了像说法时一样的虹彩、花雨等瑞征。 于是大家就知道尊者真的要到他方世界去了。

寂光惹巴、雁总巴、色问惹巴等弟子就请问尊者说:“尊者涅盘以后,到哪一个净土中去?我们徒众们应该向何处祈祷?”

尊者说:“你们随便在什么地方祈祷都是一样。只要有信心,虔诚祈祷,我一定会在你们的面前的。你们祈求的事,我一定赐给。

这一次,我要到东方现喜净土去朝礼不动如来。 我从前曾提起过还有话对你们说,那就是我的遗嘱。 我密勒日巴死后,除去极少的几件用品外,什么财产也没有。 你们可将我的棉衣和手杖交给惹琼巴,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告诉他这两样东西与修气功的缘起有关。 在惹琼巴没有到之前,千万莫要触动我的尸体。

这个是梅纪巴的帽子和沈香木杖,具有以善见善观而弘扬佛法的缘起,付给卫巴顿巴(即冈波巴)。 这个木碗,寂光你拿去吧! 这个灵盖,雁总顿巴给你吧。 打火石给色问惹巴。 这双骨头匙子给炽贡惹巴。 把这块布垫子分成碎片,分给其他的弟子们,一人可以拿一片去。 我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金钱的价值,送给你们的意义,主要的在显示缘起而已!

我最重要的遗嘱与我密勒日巴多生来聚集的金子,都藏在这个灶头底下。 我死了以后,许多无识的弟子也许会因为我的后事而争吵,那时你们可以把那遗嘱打开来看。 那里面还有指示你们修行的办法。

又有某些只有少量福德的学佛人,为了今生的名闻恭敬,表面上东做佛事,西做功德;实际呢,他供施一百,心里却想收回一千。 这些贪求果报而行佛事的世俗人,就等于把毒药混在美味里进食一样。 所以你们不应该为了今生的名闻恭敬而饮下这个‘好名’的毒药。 那些表面上是佛法,而实质上是世法的事,你们都要彻底舍弃,一心精进,修行纯净的佛法才好。 ”

诸弟子又请问尊者说:“如果对于众生有利益,我们是否可以行一点点世法?”

尊者说:“行世法的动机,如果丝毫也不是为了利己,那是可以行的。可是照这样行,实在是太困难了。如果为了一己的贪欲而行利他,则自利尚不成, 更谈不到利他了。就像不会游水的人去游水,不但游水不成,反而为水所淹毙一样。所以在没有证得实相空性以前,最好不要谈利生的事业!己无 修证,就要利生,等于瞎子引盲人,最后终究要堕入自私的深渊中去。本来虚空无尽,众生亦无尽,自己修行成就了以后,度生的机会实在太多了;任何时间,任何 地点,都可以度化众生。

在未成就以前,你们应该以清净意发大悲心,为利益一切众生的原故而勤求佛果。 放弃衣食名利的思想,身耐劳苦,心负重荷,如是修行才是。 这就是度众生,也就是修行入道完成自他一切的究竟利益。 我有一歌,你们仔细听着:

敬礼玛尔巴译师前,凡欲学佛修行者,
若不依止具相师,虽有恭敬无加持。
甚深灌顶若不获,执续部义徒自缚,
不以续部为依准,一切作仪成谬误。
若不修观深秘诀,舍世间法徒自苦,
不能降伏诸烦恼,巧舌如簧皆空语,
不明甚深方便道,虽常精进无利益。
不明玄奥三要点,虽勇猛修路遥远;
不集广大之福德,徒求自利轮回因。
虽集福德不求法,勤修亦难成功德;
知足乃是无价宝,远胜黄金千万亿。
身内安乐若不生,寻求外乐痛苦因;
爱名魔心若不除,终将自败惹烦恼。
贪乐则为五毒恼,物欲终使慈悲离;
骄傲自慢是非因,独居自无口舌灾。
心离散乱修专注,寂处能邀胜伴来;
安守卑下得上位,缓行偏能成速达。
舍离诸事大事兴,守甚深道道速成;
若证空性悲心生,悲心生处自他泯。
无自他故能利生,利他事成重见我;
由见我故成佛陀;我与佛陀暨佛子,
无差别观应祈请。

尊者又继续说道:“现在我不能再久住了,你们应该记住我的,继持我的宗风!”

说毕就入大定,示现圆寂。 享寿八十四岁,于木鼠年(1135年)冬季末月十四日黎明,星光欲没,朝阳正升之时,尊者之色身入法界体性,显示涅盘之相。

莲花生大士:要给予他们符合其才智程度的教授

莲师又说:措嘉,为了要利益未来世代的人们,要给予他们符合其能力的戒律,要给予他们符合其才智程度的教授,要给予他们符合其精进程度的修持。

要了解刚刚所说的,并教导他们你所信赖的法教;否则,悟性高的人被教导的若是令他们不感兴趣的法教,仍旧会感到不满足,如此便会减弱他们的信心,也造作了使他们失去信心的罪行。

若是对悟性低的人教导较高阶的了义法教,他们是无法理解的;即便理解了,某些人可能会感到害怕,而且会毁谤这些法教。有些人只了解文字,并不了解其真义,如此所得到的伤害多过所得到的利益。了义是关于空性以及明光的直接教导,相对于「不了义」,而「不了义」则是渐次引导至了义的教导。

如同有智慧的上师们所教示的,悟性较低的一般弟子即便领受了究竟无上的法教,也无法与真实的佛法有所相应,反而却对自己仅有字面了解的文字感到自信满满,这样的行者还是会退转,也无法真正了解其真义。

教导「无须闻、思」,只会减损他们程度本就低落的智慧,并加深本有的无知;教导「佛法即是无有勤作」,只会减低他们本就薄弱的精进,并加深本有的懒惰懈怠;教导「无因无果」,只会减损他们本就微少的善德,并使他们更固着于原本的肤浅了解。

教导「无善无恶」,只会损害他们本就低微的虔敬心,并使本有的自满更为膨胀;教导「无生无死」,只会侵蚀他们本就衰弱的信心,并增加本就众多的错误见地;教导「无有轮回与涅盘」,只会耗尽他们对证得佛果本就薄弱的兴趣,并使他们对世间八法本就强烈的固着更加不可动摇。

如此产生的错误见地更多于利益。

颠倒的慈悲

神奇护轮

乔美仁波切传记:有一次,一个小偷偷了乔美仁波且的两匹马。真倒霉!在两天里,小偷始终没能找到路,在森林里兜圈子,总也出不去。两天后,人们发现小偷仍在林子里打转儿,引起了乔美仁波且信众们的极度愤慨。他们义愤填膺,组织了有六十几人的队伍,各拿刀枪,身骑骏马,争先恐后地去搜捕小偷。即使乔美仁波且怎样劝阻都不行,非要抓住小偷杀了不可……

乔美仁波且万不得矣,只好回到房子里,下定决心要保全小偷的生命。他就观修护轮,搭救小偷。结果,六十几个人把那片森林包围,差一点就抓住了,可小偷在众目睽睽之下却突然失踪了……

颠倒的慈悲

无垢友尊者化身的阿琼仁波切密传:那时,一个猎人有次在我们住处附近开枪打死了一只香獐,大家为此对猎人诵修了《心经》回遮法(以惩罚他),同时还甩动法衣试图将他降服。(修法结束,)人群散去后,我去见上师,他问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一五一十地给他做了汇报。

听完我的话后,他十分伤感地说:“唉,你们这种做法叫颠倒的慈悲,被杀的生灵承受了恶果,由此还清了业债;而杀生者却因此造下了痛苦之因。从现在开始,他会为此堕入地狱中感受痛苦,而且还将于五百世中连续遭杀,以此来偿还命债,其实他比被杀者更可怜!如果要发慈悲心的话,也应对他发心才是。原先我以为你们对佛法有一定的认识,(而实际上,)你们对慈悲心的理解竟是如此肤浅。那么对于甚深地道之理解(程度),我就更得表示怀疑了。”

莲花生大士:措嘉,至诚修持佛法时…

莲师又说:
措嘉,至诚修持佛法时,衣食便会自然出现。
犹如喝盐水一般,欲望永无制灭之时,因此要保持知足。
要铲除你夸大的自尊,保持温和、遵守律仪吧 !
荣誉感与敬意是魔罗的圈套,因此要像抛开河岸卵石般,将之远远抛开。
欢愉和好名声是短暂易逝的,因此,要不顾一切地将此生的俗务完全抛诸脑后。
未来世比当下此生更为长久,因此,要为自己准备好最殊胜的资粮。
我们应该让此生保持独自一人,无友无伴,因此,寻求那无畏的护卫吧 !
切莫轻蔑温顺的人,别在高低之间作分别 !
不要嫉妒具格者,要汲取具格者的功德特质 !
不要老是想着他人的瑕疵,而是要像仔细除去脸上毛发一般,尽可能除去自身的过失 !
不要关心自身的福乐,而是要为他人的安乐而担忧,并且仁慈地对待一切众生。要生起四无量心,要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般,照料所有众生 !
犹如仔细秤量羊毛的重量一般,要详尽地权衡、细思显经与密续,并吸收经典教法,将之同化到生命之流中!犹如翻搅酪乳一般,要翻遍你的王国,去寻求最深奥的教授 !
所经历的一切都透过以往的业力而起,非因渴求而至,因此,轻松自在地安住自心吧 !
被崇高庄严的上师所轻视的话,比死亡更糟,因此要坦率真诚,切莫欺瞒 !此生的逆境是由于往昔的业力,因此不要怪罪到他人身上 !安乐是上师的加持,因此要审慎报答上师的恩德!没有调伏自己,就不可能影响他人,因此要先调伏自己 !
没有更高超的洞察力、感知力,便无法成就有情众生的安乐,因此,要精进修行!

仁珍千宝仁波切:莲师十三本尊与幻身成就

莲师十三本尊与幻身成就

摘自 仁珍千宝仁波切开示莲师十三本尊

仁珍千宝仁波切开示:不净幻身和清净幻身的修持,虽然这里只有两三句概括,但解释有很多。密集金刚和大幻金刚的所有口诀都在这个法门里面(这是新派很重要的幻身口诀来源),我们不清净身体的所有执着和身体带来的习气烦恼全部转化以后,这个身体就转变成一个清净的幻化身。清净的幻化身不受所有外在的干扰,不管是外敌、烦恼、四魔、都不会干扰。

最甚深、最广大和净化烦恼最快速的生起次第,是配合忿怒莲师修持,忿怒莲师的法门就是配合幻化身去修持的。忿怒莲师的法门,从早期宁·尼玛沃色的法门到龙萨酿波的法门,还有莲花生大士十三本尊,都是一样的。仪轨有广、中、略好几种,基本的修法都一样。但有幻身修法的,最完整、最圆满的只有莲花生大士十三本尊法门。

为什么要修幻化身呢?因为我们对现在的肉身有执着,凡是佛教徒都要断除“我执”,断除执着。幻化身的执着和习气断除以后,身体和心理不会受到任何非人的障碍。超越肉身,获得幻化身。幻化身的修持在旧译派里面很重视,但新译派更重视。

很多地方提到,有些人修持母续的胜义瑜伽,最后不净的身体幻化,到了清净的空行净土,这种的故事很多。新译派里面在藏地成就最多的是金刚瑜伽母的法门,萨迦派、格鲁派、噶举派,很多修持金刚瑜伽母,最后到了空行净土。之前我们也出过一本书,我们的祖师察给弄仁波切,他的传记里面记载,他的好几个弟子都是直接到了空行净土。  之前我们那里有个阿可塔德仁波切,他是一个修行很好的人。他得了麻风病,家人放弃了他,他就躲到我们那里的山里修狮吼观音菩萨。狮吼观音的功德记载,修持其法门麻风病会好。他修了大概有12年,亲见狮吼观音。本来他的头发、眉毛掉了,皮肤也烂了,好像快要死了,狮吼观音亲自给他加持,当场他的所有病都消失了。

当时我母亲家里的人常常给他送饭,但不敢见他,都是送到门口。12年间不是对他有信心,而是可怜他,他身体好了以后就住在了我家里。他是剩下肉身到空行净土去的,但他的弟子是突然间消失的。

他之前答应过我母亲的外公,他去清净空行净土的时候也会带他去。他说“你一直在护持我,你也修持那若空行母的法门、金刚瑜珈女的法门,将来我会带你走”。我母亲的外公听到阿可上师圆寂了,最开始他哭,后来他说“我要振作一点,好好修持,阿可塔德仁波切不会骗人,他答应过我,要带我去空行净土,我自己也去准备一下。”于是他开始修空行母的法门,在祈祷念经的时候,他当场圆寂了。阿可塔德仁波切早上圆寂,我母亲的外公晚上圆寂,他们两人是一起火化的。

阿可塔德仁波切也做了西藏的荼毗仪式,在下面做了一个矮一点的台阶,那个台阶现在还在。他的身体都变成舍利子,他的弟子们全部分出去了,我们现在一个都没有了,有些舍利子是自然消失不见的。他也是有幻身成就的人。

噶陀派以前有很多上师修忿怒莲师得到幻身成就,一九四几年阿坝县也出现过一个,他也是得麻风病的人。刚开始他在山上闭关,有一次他通知亲戚家人去看他。他们去看他的时候,他在做一个荟供,这时他的身体已经好了。他告诉家人他的身体好了要离开了,让家人把荟供品带回去给所有看到的人和家人。他的家人讨论了一下,觉得他的身体虽然好了,但是麻风病人的东西通常不会送给别人,别人不会吃,于是他们就丢到河里面。当他们丢出去之后听到很多好听的音乐声,回头看时,发现他修法的地方,天空出现了彩虹。是不是有成就了呢?他的亲戚马上回头去看他,但这时他的身体已经不见了,完全消失,幻身成就了。

后来在很多地方,又出现过好几个幻身成就的,尤其是修持母续的人。

莲花生大士:像风一样从不缠附于任何对境

没有执着,念头像风一样无拘无束,

听瑞的人们啊,像风一样从不缠附于任何对境。

风吹过天际,飞越各洲,从不停驻在任何处所。它扫过虚空,不留下任何痕迹。

让念头用同样的方式穿过你的心,不留下任何业的残渣,从不改变你对本然离戏(innate simplicity)的了悟。

—莲花生大士

莲花生大士:善护己身

直至证悟前,你都需要上师,因此,要与纯正的上师为伴。

直至了悟本然境界前,你都必须学习,因此,领受甚深的口诀教授吧!

仅依赖理智上的了解,是无法觉醒而达到证悟的,因此,要像燃起大火般精进修行。

直到你的本性达到稳定之前,你仍然容易遭逢障碍,因此,放弃会使人散乱的俗务吧!

直到抵达最终目的地之前,你都需要培养善功德,因此,要次第训练自己强化明觉!

要跟那些会伤害你的思想、语言和行为的一切保持距离,且要让自己总是保持轻松自在。要避开会增生烦恼的友伴,集中注意力在能鼓励你向善的朋友身上。

在早晨、夜晚与休息的时段,要累计你的善行与恶行,让自心保持警觉。

你或许拥有口诀教授,然而除非你能运用到实修中,否则这些口诀也发挥不了效用,达不成目标,因此,要实修你已经了解的法教。由于实践了上师的所有教示,果自然会相随于后,因此,要听闻神圣的佛法!

—莲花生大士

莲花生大士:初禅、二禅、三禅、四禅

莲花生大士:

尽管你自认对乐、明、无念三者既没有贪恋、也不攀执,但你仍旧保留了一种微妙的内心依恋。为了要净除这个陷阱,便有了九次第定,由四禅开始入手,为的是摒除带有欲望的念头。

初禅是要远离认为有能者与所者的概念思维,但仍在进行对禅修之所者以及禅修之事的识别。

二禅是要远离概念思维与识别,但仍固着于品尝三摩地的乐受。

三禅是要达到如如不动的心,但仍伴随着吸气与呼气(入出息)。

四禅的三摩地则是透过无阻碍的清明感知,全然远离概念思维。

—《莲师心要建言》

顶果钦哲法王:六字大明咒

六字大明咒的咒音。它的声响遍满虚空……….

没有一个咒语比观音菩萨六字大明咒更殊胜。

在此末法时期,因为人们智力有限、缺乏决心,所以需要以精要的形式来修习佛法。视上师与观世音菩萨无二无别的虔诚心,配合六字大明咒持诵的修法,正符合此精简的需求。六字大明咒非常容易念诵,也浓缩了所有佛教经典的要义,它是观世音菩萨的心,所带来的加持是无尽的。

如果你把它当作主要的修持,那么人、天人、甚至伤人的鬼神,都会善加对待你,你将长寿而无病无殃。在下一世,你会投生到普陀山的极乐净士,或至少生在佛法盛行之地,这是因为观世音菩萨的心咒含有诸佛无尽的加持与慈悲。

—《证悟者的心要宝藏》 顶果钦哲法王

莲花生大士:当你对某些事物感到恋执或反感时

莲花生大士:

人们若是真心关切自己,就应该要聆听我的教授 !

我们都必须将所积聚的一切财富留诸身后,因此,切莫为了财富而做出恶行 !善行与恶行的业报成熟,经过累劫也不会消失,因此,连最微细的因果关系都要小心注意 !

当你对某些吸引人的事物感到恋执、反感时,要了解那是自心的迷惑,只不过是奇幻的幻相而已。自心的迷惑,只不过是奇幻的幻。

冈波巴大师:应当努力的十件事

冈波巴大师《胜道宝鬘》应当努力的十件事:

1. 初学佛法的人,应当努力闻思。

2. 在生起觉受之后,应当努力修持。

3. 在没有获得稳定时,应当努力保持寂静。

4. 当掉举散乱炽盛时,应当努力调伏自心。

5. 当昏沉炽盛时,应当努力让自己清醒。

6. 自心尚未稳固之前,应当努力禅修。

7. 心依于禅定后,应当在后得位上努力。

8. 遭遇许多违缘,应当努力修持三种忍[]。

9. 当欲念贪心非常旺盛时,应当努力用种种严厉的方法予以克服。

10. 当慈悲心微弱时,应当努力修练菩提心。

莲花生大士:心性能受业与习气染污吗?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六道众生的深渊是什么?

莲师答道:

所显现的六道众生种种痛苦,并非由他人所创造。它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你未能认识自己的自性,是你自己的心伤害了自己。你可以并应该坚定信解,你自心的大空性乃离于痛苦的根与基。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此心性能受业与习气所染污吗?

莲师答道:
业、习气,以及任何一切善法——善念、禅修,以及禅修对境——皆是心。不善之念与造作不善者,也是心。既然此心从未生起,是空性的,无有实质且广阔开放,你可以坚定信解,心乃超越是否被任何善或不善业所染污。

—莲花生大士《松岭宝藏》

莲花生大士:你的自心就是觉醒的佛果!

莲师:你的自心就是觉醒的佛果!

国王问:“净除确信或定见的过失”是什意思呢?

莲师答:即使你已了悟自心是佛,也不要离弃你的上师!

即使你已经了悟显相即是心,也不要中断缘起有漏的善根!

即使你并不希求佛果,还是要崇敬殊胜的三宝!

即使你并不恐惧轮回,但是连最细微的罪行都要避免!

即使你已经对自心本性有了不变的确信,也不要轻视任何心灵教示!

即使你体验到了三摩地的功德特质、较高深的境界等等体验,也要戒絶自满与自负!

即使你已经证悟了轮回与涅盘是无二无别的,也不要停止对有情众生持有悲心!

国王问:“得到确信或定见”指的是什么呢?

莲师答:要确信从本初以来,你的自心就是觉醒的佛果。

要确信一切现象都是自心的幻变展现。

要确信“果”就在你内心,不会在他处寻获。

要确信你的上师就是佛自身。

要确信见地与禅修的本质就是诸佛的了悟。

为了得到如此的确信,你必须修持!

莲花生大士:要待在心境感到自在的地方

有着低劣业力的众生,将目标投注在世间的显赫与虚荣上,行一切事时,完全不会想到业力会成熟。未来的苦难会比现在的苦难持续的更久,因此要对三界有情众生心怀慈母般的爱与悲悯。

要与菩提正觉心稳定地长相为伴。

要远离十不善,常行十善。

莫将任何众生视为敌人,这么做只是你自心的迷惘困惑罢了。不要透过谎言与狡诈手段来寻求食粮,虽然这一世你的肚子会饱满,然而来世你将会背负沉重难受的重担。
不要忙于生意以及赚取利润,一般来说,这只会使你自身和他人散乱分心,要淡泊于财富,因为他有害于禅修及佛法修持。

只看重财物是造成散乱的原因,因此只要修行上的供品足够养活自己即可。不要住在会引发贪爱与嗔怒的村落或地区﹔当身体处在僻静之处时,心也会安居静处。

要舍弃无益的闲聊并少说话,如果伤害到他人的感受,双方都会造作出恶业。普遍说来,一切有情众生毫无例外地都曾是你的父母,因此莫要允许自己感到爱执或是怀抱敌意﹔要将心维持在平和的状态。

要舍弃愤怒和粗暴刺耳的话语,而是要带着微笑的面容来说话。即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报答不了父母的恩情,因此无论是思想、语言以及行为,都要保持尊敬。

善德与邪恶的产生,皆来自于所感知的对境以及同伴,因此,不要和邪恶者为伴。不要在人们对你抱有敌意、或者会助长愤怒和贪爱的地方逗留﹔如果你这么做,只会增加自身以及他人的烦恼罢了。

要待在心境感到自在的地方,如此,你的佛法修持自然会有所进展。逗留在自己极度恋执以及厌恶的地方,只会让你散乱分心。

待在会让你的佛法修行成长发展的地方吧!

如果你变得自负,善德便会退失,因此要戒除妄自尊大、轻蔑他人。如果你变得灰心丧志,要安慰自己、做自己的忠告者,于道上再次启程。

—《莲师心要建言》

莲花生大士:当喜乐与悲苦产生时

莲师:不管你有任何禅境,像是生起证悟者的功德或喜乐,要认为这是上师与三宝的加持;这样想,你会得到加持。

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与悲苦,要想这是自己的恶业使然;这样会让所有的恶业竭尽。

总之,如果你不将心托付于三宝,反而抱持着邪见,三宝就不会有任何加持,你可能无法逃离下三道。

—《空行法教》莲花生大士

莲花生大士:莲师心咒的功德

莲花生大士开示道:「具信女子,妳所告诉我的非常地正确。未来这样的时期,此对于众生暂时与究竟有绝对的利益,无量的要诀、方便法,伏藏在山、水、虚空等等之中,然而恶世的众生要具足修持这些妙法的因缘是很困难的,这些都是众生福报衰损的征兆。

这样的时期这个「班杂咕噜」(嗡阿吽班杂咕噜贝玛悉地吽)的心咒在大圣地、大寺庙、大高山、大河流附近,或者天龙八部和恶魔非常多、非常强大及地方鬼神盘据的等等地方,若有着没有违犯三昧耶戒的瑜伽士、没有破戒的僧众、具有信心的居士、具足相好庄严的女子等行者发起广大的菩提心,念诵百千万亿等咒数的话,其功德和力量是不可思议的。

所处之处的一切疾病、苦灾、兵灾、武器之灾、战争、凶年、恶兆全部消除,风调雨顺,带来吉祥与殊胜,而此生、来世和中阴这三个阶段,最胜者会亲见莲师,中等的会于静定中见到莲师,再次等的会于梦中持续见到莲师,道谛会一步一步地圆满,以后到达我莲花生的拂尘洲(邬金铜色吉祥山净土)与持明、佛父、佛母同处,这是无庸置疑的」。

平时念诵心咒最少百遍的话,能令人见之欢喜、食物、财物、牛羊等,不劳辛苦,自然而得;

念诵千遍或万遍等的话,可以调伏他人,加持和力量迅速到来;

念诵十万遍或百万遍等数的话,能够勾召三界并调伏三界、天魔,使之如仆人一般自动前来协助,四种事业迅速成就,对于利益所有众生的心愿具足无边的力量;

念诵三千万或七千万遍等数的话,能与三世诸佛不会分开,与我莲花生无二无别,可以调伏天龙八部为我护法,可以教导他们,指使他们作诸事业;最上等者,可以成就虹光身;次等者,临终能见到母子光明会﹔再次等者,中阴时面见我莲花生显现『现相自解脱』到达拂尘洲(邬金铜色吉祥山净土),利益无边的众生」。

依喜措嘉佛母对曰:「大阿阇黎,是的,这样无量的功德和力量,由您如此广大地讲述,我非常感恩。为了未来的众生们,祈请上师解释此咒语的功德和无边的力量,赐与简短的开示」。

大阿阇黎莲花生大士教言:「好的,具相女子,『班杂咕噜』 这个咒语不单是上师我一个人的精华,为什么呢?因为四续部本尊及九乘教法、八万四千法门之命脉;上师、本尊、空行、护法等等的精华都融合在这咒语之中。其具足的原因如何呢?谛听并牢记在心里以念诵,书写以弘扬给未来的众生们」。

嗡阿吽 是身口意最殊胜的精华
班杂 是金刚部最殊胜的精华
咕噜 是宝生部最殊胜的精华
贝玛 是莲花部最殊胜的精华
悉地 是事业部最殊胜的精华
吽 是佛部最殊胜的精华

莲花生大士:每日的禅修

宗萨仁波切供养的莲师像

莲师对佛母益西措嘉说:

白天时,要把一切所感所想当成梦境一样,放松,让一切都自然发生,不要有人为的痕迹,不要用分别心去修正什么,一切都应该是自在,开朗的。你身心都在休息,同时心中一片清明。

到了晚上,则要以清醒为修道的根本。也就是说,不要让自己掉在昏沉里,要保持清醒和心的灵敏。半夜时,将法融于沉睡之中,心中要有一个很强的念头,让自己梦中清楚自己是在做梦。这样修行,你就可以做到即使在梦中亦不忘教法,就能解脱恶梦了。早上醒来时,则要以法为修道的根本。也就是说,一旦醒来,马上就将法融于心中,不要掉进昏沉散乱,不要偷懒,要精进、自律。

专修的时候,不要穿别人的衣服,因为那会玷污你的修行。要严格遵守一个平衡的饮食习惯,不要吃太油腻的食物,因为油腻的食物容易干扰你心理的平静。

闭关时,不要改变床和打坐的位置,否则,禅定的境界会受干扰,打坐也会遇到一些突发性障碍。

不要一次发愿就完了,要天天发愿,否则容易变得懒散。闭关时,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境界,不要执着于这些境界,不要有分别心;不要接受或拒绝这些境界,要顺其自然,心时刻在自然自在之中,继续修道就好了。闭关时,一定要严格自律,接受不舒适的条件,不管任何事情发生,都不要轻易提前出关,不要较易的向困难低头。

上座与下座无二,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空性。禅定时,你要如法而行,不用意识思维,但心中一切明明了了。出禅定时,你要深深领悟一切现像没有自性,一切皆空。不要执着于空性所现的各种境界,也不要为这些境界兴奋好奇,做到这一点,你自然会进步到禅定与出禅定无别,你自然会从思绪中解脱出来,就自然会烟消云散,蓝天现前。

禅定时,你融于法的自性之中。当昏沉出现时,你观其自性,你会发现昏沉无自性,本来空。当散乱出现时,你观其自性,你会发现散乱本无自性,本来空。

莲花生大士:一切显现只是心性的流露

《无染觉性直观自行解脱之道》
莲花生大士

外境本身并无过错,因为执着才成障碍。
你若了知那执着外相的念头,就是自性,此念当下解脱。
一切显现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整个宇宙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六道众生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天人的福报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下三道的苦境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贪瞋痴等五毒毕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自生的本觉呈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涅盘道上的善念呈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各种魔难障碍出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天界神祇及其境界出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各种净念出现于前,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证入无念的定境,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观得万物光影交错,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证入色无边处定或识无边处定,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证入一多不二,也只是心性的流露。
即使一切色与一切空毕现于前,这也是心性的流露。
没有任何境相,不是出自心性。

顶果钦哲仁波切:一切现像都是自心的投射,连观世音菩萨也是!

顶果钦哲仁波切:一切现像都是自心的投射,连观世音菩萨也是!

净观
轮回不外印象所显现;
知万物即本尊利他成。
净观四灌立时予众生;
浚断轮回持诵嘛呢咒。

对普通根器的众生而言,道是圆满的出离;对大乘根器的众生来说,道是圆满的悲心;对最利根器的众生而言,道是圆满、本净的见,这就是在此要谈的金刚乘的净观。

然而,什么是“净观”?我们通常以为外在世界,我们的身体和感受是不净的,而将它们认为是日常的、具存的实体。由于这个错误的知见产生了烦恼,使痛苦永存。但若你仔细观察所有这些现象,你会发现它们没有真实的存在。从相对的观点来看,它们的显现是各种不同的因和缘所成的结果,就像海市蜃楼或梦境;但在实相上,凡因缘所生,即非实存。事实上,甚至根本无物可显。如俗话所说:“了悟空性者,乃真圣者。”

如果你继续探求,将发现根本无一物具有属实的存在,连一粒原子都没有属实的存在。但现在另一种认为事物实存的看法,是构成轮回的迷妄认知——即便这迷妄认知本身也从未离开空性的范畴。为此,无明仅是一个短暂的遮蔽,并无实质的存在。当你了知这点,就没有所谓不净的概念,只有佛陀身、语、意和智慧的无限展现。那时便不再需要逃离轮回三界或抑制痛苦,因为轮回与痛苦皆不真正存在。一旦你了悟轮回就如海市蜃楼般空幻,一切深植轮回中的业力和烦恼就被斩断了。

然而,“空”不是什么都没有或空的空间,如同《般若经》所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所以空性与佛身(kayas)、智慧的展现是不可分的。因此,一切显现都是观世音菩萨的身,一切音声都是他的咒,一切思想都是慈悲和空性的乐空合一。当你了悟现象的真空时,你将对因执着有我而深陷轮回苦海的一切众生,自然生起遍满、离戏的大悲心。

在实相上,这个如此关心自己、爱惹麻烦的自我,自始从未存在过,现在也不存在于任何空间,所以也无法停止存在,任何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所以当你了悟到此空性时,有一个“我”会消失的概念也不复存在,同时利益一切众生的能量会不假造作、不费力地如日升起。这时你将看到观世音菩萨空悲不二的真面目,由此展开从初地到十地的菩萨修行。他们能将剎那延伸为一劫,也可以将一劫缩短为一念。他们充满了任运、离戏的慈悲,无论他们做什么,即使是一个简单的手势,都能利益众生。就像一个魔术师不会惑于自变的魔术一样,他们也从不会被现象界所愚弄,因为他们知道现像从没有真正存在过,也知道不能认知这个真实是妄念所致。他们能赐予共同和殊胜的成就。他们无倦地为了利益一切有情,将轮回的深根掘起。

殷切地向观世音菩萨祈请,观想无量的光由他的身体放出,消除一切众生的痛苦和障碍,赐予他们四种灌顶。一切男众变成观世音菩萨,一切女众变成圣度母,整个宇宙转为其净土,以此修行来利益所有众生。

轮回和涅盘的一切现像都是自心的投射,连观世音菩萨也是。将所有的修行融合为一,安住在空、有不二的状态中,持诵嘛呢咒。

莲花生大士:这个魔就是你自身的魔

当你止静时,魔也是止静的;

当你被平抚时,魔也被平抚了;

当你解脱了,魔也解脱了;

当你被调伏时,魔也被调伏了。

这个魔就是你自身的魔,因此,斩断此魔,便会平抚你自身。

因此,勇敢去面对一个恐怖之地,比起三年的禅修,更有增益禅修的作用。

—《莲师心要建言》

钦则益西多吉和放马老人的故事

钦则益西多吉密传:

「有一年的夏天,尊者住在自己创建的莫哈金龙寺。僧众们将各式帐篷搭建在草原上。

一天上午,尊者显得异常烦躁,一反常态地对以妹妹为首的眷属进行了严厉的呵斥,并怒气冲冲地在帐篷门口走来走去。

一位对尊者有极大信心的放马老人,毕恭毕敬地走到尊者前说道:“大恩怙主上师,今天怎么了?您是否要出门?若要出门,也不要这样。您先吃饭、喝茶,再把鞋穿好,我去牵马,好吗?”

“可以。”尊者回答后,剑拔弩张的气氛才有所和缓。

放马人牵来一匹白马,栓在帐篷门口,并配好鞍鞯,用绳子牵着说:“大恩德上师,现在可以出发了。”

尊者从帐篷中出来,脚上蹬着马靴。他抬起右脚,老人连忙低头,脚踏在了老人头上。尊者一边上马,一边对老人说道:“临死的时候不要忘了我。”

老人一边鼓足力气支撑着,一边诚心地祈祷。上马后,尊者对僧众们说:“你们不要跟着我!”说完,老人牵着马出发了。

尊者的妹妹说:“看来今天尊者一定有某种特殊的缘起,我们不能怕他呵责,应紧随其后。”所有的人也都亦步亦趋地紧紧跟了上去。

只见老人牵着马向公苍湖中走去,走到湖的中央,就没入水中消失无踪了。

尊者妹妹说:“我们首先念忏悔文与百字明绕湖,然后念七句祈祷文绕湖。”大家纷纷响应。

等候良久,师徒二人丝毫无损地在湖中出现,老人从兜着的衣服下摆里取出奶渣一般的白色食物,一边走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回到湖边。

令人惊奇的是,显得兴高采烈的他们,身上居然没有沾上一滴水。

老人兴致勃勃地向大家讲述道:“我们师徒二人走进湖中,就到了一座庄严雄伟的珍宝宫殿门前。尊者说:‘你牵着马坐在这里。’然后就单枪匹马地进去,不知去干什么了。等他回来的时候,赐给我一些奶渣一般的白色食物,味道鲜美非凡。尊者说:‘到达湖岸之前,你必须将这些食物吃完。’”

七、放马老人安详离世

尊者回理塘寺小住的时候,开始示现生病,整日病怏怏地躺在卧榻之上。

一天中午,尊者对身子哲说:“打开窗户,在窗前放一个坐垫。”哲遵命照做了。

尊者坐在垫上,凝神向窗下俯视。只见以前为去公苍湖创造很好缘起的放马老人来到窗下,向上师顶礼三次后,双手合十,口中念诵上师名号并虔诚祈祷,完毕之后转身离去。看到老人逐渐模糊的身影,尊者若有所思地对哲说:“关上窗户,收回坐垫。”然后又回到床榻上。

老人回到厨房,邀请了旧时的朋友,伤感地告诉他们:“昨晚,我梦见自己在一个盛开着白莲花的花园中,怙主仁波切问我:‘你还记得以前去公苍湖的情景吗?’这个预兆表明我今晚即将离开人世,明天你们去上师那儿,将我放马老人的死况向他汇报。三天后,祈请上师的妹妹为我念诵观音心咒,并将这些情况告知日比益西上师。我的衣服等等用具,如果你们需要,可以送给你们两人。”说完,就开始进行分配。

两位朋友连忙说:“你没病没痛,怎么会死?不要说这些,否则会给别人落下笑柄的。”

当天是二十五日。晚上,放马老人又说道:“我的皮囊中有酥油和茶叶,我们一定要熬出上等的、象马茶(一种喂马的茶,特别浓,藏地老人十分喜爱)一样酽的茶,并加上糌粑和酥油。我们尽情地享用,这是我此生中最后的晚餐了。”

临睡时,老人仍没有丝毫的病痛。半夜出去方便后回来说道:“已经过半夜了。”然后又安稳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接近黎明时,只听老人说了一句:“怙主仁波切知!”就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第二天,师徒们按照老人的遗嘱,为他料理了后事。」

Page 1 of 13
1 2 3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