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故事:噶瑪巴千諾

有一天,在寒風凜冽荒無人煙的西藏北方,有一戶遊牧人家的家長過世了。在這個地方,很難找到寺廟或喇嘛,所以這家人很是發愁,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他們湊巧看見一位衣著襤褸的徒步旅人,家人們覺得他不是個乞丐就是個流浪的瑜伽士,他們抱著一絲希望,上前問他願不願意幫忙。

那個流浪漢事實上就是一位喇嘛。這哀傷的人家請求他爲死者做法事,他也同意了。當他走到死者牀前開始念咒時,那一家人恭敬地請這位喇嘛修「頗瓦法」,以便讓亡者投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光佛的淨土。

然而喇嘛說:「我是一個不識字的佛教修行者,還沒有學會那種密法。但是我有一個辦法,我對活佛噶瑪巴有無盡的信心,他就是通往西方淨土的大門。」於是他開始念誦起著名的噶瑪巴名號咒言:「噶瑪巴千諾!」(意即:「噶瑪巴,請憶念我!」)「噶瑪巴千諾,噶瑪巴千諾……」他熱烈地持誦者,每念滿一串一百顆的念珠時,他就用念珠打一下牀上的屍體,祈求依靠活佛噶瑪巴的名號,引導死者的靈魂往生西方極樂淨土。片刻後,每個人都注意到,屍體頭頂上的頭髮掉了下來,空氣中有悅人的香味,頭頂有一個鼓起的大腫塊。

亡者的神識由此離開,往生其他國度。在場的每個人都很歡喜,對這位行腳僧大表感激。所有的人開始虔誠地念誦噶瑪巴的心咒,祈求能得到阿彌陀佛的加持,並能證得大解脫。

那位行腳僧很快繼續上路了。有一天,他聽說全知全能的噶瑪巴正在西藏南部,他就趕到那兒去見法王。

具天眼通的噶瑪巴對他說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們在北方修的那座頗瓦法實在不容易,不是嗎?」噶瑪巴笑著,同時以他的念珠打旁邊的一位喇嘛。

行腳僧也笑了,他更加堅信噶瑪巴是一位全知全能的活佛,不論弟子們身在何方,法王總是把他們記在心上。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与黑袍金剛瑪哈嘎拉的故事

文章来自网络

黑袍金剛二臂瑪哈嘎拉護法,是歷代大寶法王噶瑪巴的不共護法,誓願護持噶瑪巴弘揚佛法,故為噶瑪噶舉推崇的第一護法。

不久的從前⋯

當十六世噶瑪巴到不丹去時,不丹的王室公主對他有極高的信心。一次,不丹公主準備了大量的禮品要去晉見噶瑪巴,但當時要經過一條河,不丹公主連人帶禮品全被河水衝走了…

當不丹公主快滅頂時,她大喊著:「噶瑪巴千諾!」(噶瑪巴千諾,意思是:噶瑪巴瞭解我!噶瑪巴鑒知我!)

就在同一個時間,噶瑪巴突然倒了一杯茶,對侍者喊著:「快去給瑪哈嘎拉供茶…」(瑪哈嘎拉有多種,在此指噶瑪巴的特別護法——大黑袍金剛)

侍者不明事理,立馬將噶瑪巴倒的茶衝去給瑪哈嘎拉…

但侍者記下了當時的時間,以經驗來說,心中想一定有事發生。

當時就在同一個時間,不丹公主從河中被一股力量拉起,一陣強風把公主及所有同行的人吹拉到了河的對岸去,一切平安。

當不丹公主平安抵達,見了噶瑪巴後,公主正要開口,噶瑪巴就笑著說:「啊…真是驚險啊…還好瑪哈嘎拉動作快了些!」

瑪哈嘎拉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密切,從這個故事可見一斑。

頂果仁波切:禪修智慧的本性

摘自《證悟者的心要寶藏》頂果欽哲法王

六字大明咒的咒音。它的聲響遍滿虛空……….
沒有一個咒語比觀音菩薩六字大明咒更殊勝。

流轉的念頭在實相上是無生的,既不住也不滅,如果沒有這樣的認知,要控制狂野的心是很困難的。以這種了知,當念頭產生時,不去追逐它,安住在心的本然相續狀態中,即所謂的究竟菩提心。

一旦你以此方式瞥見了心的本性,你對究竟菩提心的了悟會因兩種相對菩提心的修持而加深:即為了一切眾生之故而成就佛果的願菩提,以及真正將此願付諸實行的行菩提。

如前所述,只許願幫助他人是不夠的,你必須像觀世音菩薩一樣,真正力行利益一切眾生。為了達成此目標,你觀想觀世音,持誦其六字大明咒心咒:唵 嘛呢 唄美 吽Om Mani Padme Hum咒語,禪修其智慧本性。

當你以此方式持續修行,妄念會愈來愈少。當智慧在你身上盛開時,就能使你圓滿自他、此刻、與究竟的需求。

當人們聚在一起談話時,內容大多言不及義,他們的對話主要起於貪愛和反感,如此只會增強煩惱。這些毫無意義的談話會擾亂我們的心,讓我們的念頭如風中的紙旗飄蕩不已。

諺語說:嘴是罪惡之門。綺語、謊言、惡口、繞舌都會導致無盡的干擾和內在的不平,即使是伶牙俐齒與滔滔辯才也往往只會使我們浪費時間,引起麻煩。這就是為什麼在密咒乘中說:用一個月持咒並且禁語,比花上一整年時間持咒但仍摻雜日常談話更有助益。

会说话的觀音像:「瓦帝桑布」(Wati Sangpo)

文章来自网络

這尊立姿觀音像:「吉隆久沃」(Kyirong Jowo),又稱為「瓦帝桑布」(Wati Sangpo)觀音,平時供奉在嘉瓦仁波切尊者寢宮裡,只有薩噶達瓦期間才會請到大殿。

Kyirong Jowo(skyid grong jo bo)或Wati Sangpo(wa ti bzang po)是八世紀從尼泊爾帶到西藏最古老的三大佛像之一。

高度生成的砂木雕塑在西藏傳說中有著悠久的歷史,作為藏族皇帝松赞干布的保護神。

1959年,吉隆久沃躲过了當時的雕像和繪畫的大規模破坏,来到印度。

這尊觀音佛像後來在1967年被獻給嘉瓦仁波切尊者,目前仍留在達蘭薩拉的住所。

大昭寺會說話的觀音「覺沃瓦帝桑布」

造像緣起 阿里「基中覺喔」(藏文:快樂的村落)的觀音佛(覺沃瓦帝桑布)是西藏藏王松贊乾布當時為了方便教化西藏南部人民,覺得人民需要一位本尊來利益到那裡所有的眾生。於是藏王就和西藏的第一位本尊祈請,祈請後看到本尊心間放出光芒,光芒直接射到尼泊爾的地方,然後仔細一看那就是尼泊爾和印度的邊界,那裡有一個大森林。森林裡面有一棵旃檀樹。那顆旃檀樹大放光明,裡面有四個觀音像。

於是藏王從眉間放光芒化出了一個比丘去尋找這棵樹,這位比丘一直往印度和尼泊爾的邊界找,走到一個村落在一戶人家借宿。那晚他聽到主人在罵家裡的小孩為什麼天天都擠不到牛奶!小孩說牛每天都把牛奶全射到樹上了。比丘覺得很奇怪,第二天就跟著去看。看到牛走到森林里往一棵旃檀樹上射牛奶。於是他就覺得這一定就是藏王所說的會產生四尊佛像的樹了。當時比丘就要把樹砍下來。突然從樹的上部傳來一個聲音:」你要慢慢砍哦,把我的這一部分放在「基中」這個地方。比丘砍了下去,果然化現了一尊觀音像。這尊就是名為「基中覺沃」的觀音。比丘繼續砍樹的第二部分。又傳來了一個聲音「你要慢慢砍哦,把我的這一部分放在「隕布拉卡」這個地方。於是產生了名為「不糠」的觀音。砍到第三部分的時候。又傳來一個聲音「你要慢慢砍哦。把我這一部分放在印度和尼泊爾邊界。」於是產生了名為「甲瑪尼」的觀音。砍到最後的部分,同樣又傳來一個聲音「你要慢慢砍哦。我這一部分要做松贊乾布的本尊,也就是目前放在布達拉宮的「諾嘎夏拉」的觀音。而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這一尊就是在阿里「基中」的觀音像。這四尊觀音都有著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會說話。

古時基中這個地方和果噶發生過戰爭,為了避開戰亂,基中人民就把他引請到拉薩。戰爭結束後引請回,後來又發生了戰爭,於是又請回了拉薩。戰爭後又請了回來。到了文革,阿布乾的「四水六崗」的居民把他請到了嘉瓦仁波切尊者這裡。(據說古時候基中發生過一場非常大的瘟疫,這尊觀音把所有的病毒吸到自己的身上,之後臉部就坑坑窪窪的,直到近幾年才看到觀音的臉慢慢恢復了。)還有一次,有一位老太太來供佛,但是她的指甲很不乾淨,觀音顯靈說話讓她先去洗手。香燈師知道後非常氣憤地說:「我伺候了你一輩子那麼久,都沒有給我說過話!」一時衝動就拿棍子打了觀音像一下。當時觀音喊了一句:「阿扎!」(藏文:好痛)手還往後收了一下。直到現在觀音像的手都是彎彎的。)

到了近代基中這個地方的同時,印度也重建了一個寺院。寺院的名字叫「宗嘎」。尊者認為觀音像應該要回到他原來的寺院,於是就卜卦讓觀音自己選擇。(目前有幾種說法,有說尊者是在來印度之前就卜的掛,有種說法是尊者到了印度才卜的)。現在平時這尊觀音都是供在尊者宮中,現在每一年的薩迦達瓦(藏歷4月1號到4月15號殊勝月)觀音摩尼丸加持大法會,這尊觀音才會出現於大乘法林尊勝寺中(漢人稱的大昭寺)觀音摩尼丸大法會是由尊者與眾多的高僧大德以及廣大的信眾在殊勝月內,七天內24小時無間斷地持誦觀音心咒最少六億遍修持完成的。過程中摩尼丸會在寶瓶內不斷的增長,所以那怕是能得到一粒都是非常的珍貴殊勝的。

尊者在日本說到關於聖觀音瓦德桑波「覺沃瓦帝桑布」之殊勝功德。

尊者說:這尊佛像是西藏最重要的觀音像之一,1959年該寺院的喇嘛們逃難前往印度時一起帶到印度,然後交給我保管,我是觀音的保管,我出去時候我自己相信觀音菩薩在我的肩膀上。

有一個傳說,特別情況下這尊觀音像他臉上的表情會變,我自己也常仔細觀察過,切實有時候會(微笑或者嚴肅)有一些不一樣的變化,也許你們覺得我很迷信,但還有我一次夢到觀音瓦德桑波。

夢裡我道:請問你已經証悟空性了嗎?

觀音瓦德桑波道:是的!

我又問道:是比量(猜測性的模糊的),還是現量?(直接的,完全通達的。)

觀音瓦德桑波道:是現量。(笑)

列繞朗巴大师简传

列繞朗巴 ལས་རབ་གླིང་པ། 1856 – 1926

文章来自网络

幼年資質:

幼年時期,列饒朗巴被賢劫千佛的總集化身白瑪鄧登尊者認定為蓮華生大士的親傳弟子多吉登君(伏魔金剛)的化身,為孩子和家人做了加持後,尊者對大師的父母説:“幸運的人,你們的孩子將來會成為對佛陀聖教的傳播和利益眾生事業作出不可思議功德的人。”

他很快就學會了讀寫,因為對世俗生活感到厭煩,他轉而向年喇(意即:新龍喇嘛—中譯者注)·班瑪鄧燈(Nyala Pema Duddul)以及佐欽寺的巴珠仁波切(Patrul Rinpoche,也譯作華智仁波切–中譯者注)和堪布班瑪班匝(Pema Vajra)學習佛法。年紀很小時,他第一次去見年喇·班瑪鄧燈,這位大成就者給他看了一些蘭扎文,他一眼就認出了字母‘薩’(Sa)。年喇·班瑪鄧燈認為這是一個標誌,意味着這大地上沒有人會比他更偉大。這些大成就者認證這個小孩為一個非凡的化身,要求把他送到寺院去,但是他父親捨不得唯一的兒子出家,堅持要他追逐世間利益。不久以後,有一天他外出打獵,用獵槍瞄準時他看到了空行文字,很快他就病了。治好病後,他被一種對所有世俗活動的厭倦感所壓倒。父親要求他再去打獵,但他做了個夢,夢中護密一髻佛母出現在他面前,用她的白色獨牙刺穿他的心臟。他再次病倒後,做了一次降神,預言他必須修習佛法,因此父親終於心軟了。

他去到了一個偏遠的閉關處,在此發現了一個獅面空行母密修儀軌的意伏藏,並記錄下來。他從學於喇嘛索南塔耶(Sönam Thayé,班瑪鄧燈的月亮式心子—中譯者注)座前,在上師指導下精進修習《龍薩金剛藏》的前行。

青少年時期行持:

從13至18歲,他閉關修行。在此期間他通過天眼直接看到了很多事情。例如,有次他清楚地看到離閉關處很遠的一個行人騎在馬背上,向他所在的方向而來。途中行人停下來休息,下馬時茶杯從口袋裏掉落了。過後,行人到達了伏藏師索甲的地方,想拿出杯子喝茶時才發現丟失了。伏藏師索甲告訴他杯子在哪裏如何丟掉的,行人後來正好就在那裏找到了。閉關時他解密了一份佛母益西措嘉手寫的伏藏。

閉關結束後,他跟喇嘛索南塔耶和其他一些人一起到噶陀寺,接受了丹貝堅贊(Tenpé Gyaltsen)的灌頂以及噶陀格澤活佛(Kathok Getsé Tulku)的傳法。當他接受《幻化網根本續》(Guhyagarbha Tantra,也譯作《秘密藏續》—中譯者注)教授時,所有的外在世界如同是本覺智慧的顯現。

他掘出並解密了金剛橛伏藏《揚桑措普》(Yang Sang Tröpa,伏藏師索甲掘藏的普巴金剛廣軌—中譯者注),然後按授記指示,用五年的時間去實修。最後,他按伏藏裏所授記的那樣,在木猴年(公曆1884年)的8月21日把伏藏供養給蔣揚欽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蔣揚欽哲宣佈伏藏師索甲是一位真正可信的伏藏師,並給他灌頂。當他們一起做會供時,一個寶匣出現在壇城的中央。而後伏藏師索甲從蔣揚欽哲那裏接受了很多傳法,包括他寫下的《傑尊寧提》修行指導。

而後,他去到扎卡桑噶繞騰寺(Dzahka Sangak Rabten Ling),從曲珠仁波切根松南嘉(Choktrul Rinpoche Kunzang Namgyal)那裏接受了龍薩金剛藏的前行和正行的教法,同時他在那裏解密了一卷有關真實意赫魯嘎(Yangdak Heruka)的伏藏。

青年以後的修行:

之後,他從巴珠仁波切的弟子紐舒龍多丹比尼瑪(Nyoshul Lungtok Tenpé Nyima)接受了龍欽心髓的傳法。接受了五加行的傳法後,他把閉關修行的法本記在心裏,並把修法付諸實踐。他逐漸接受了大圓滿心髓的全部教法,全都記在心裏。在修習大圓滿前行的“吽”字清淨外境修法時,他達到如此的水平以致於他能通過觀想力將陶罐粉碎。在這段時間,除了一件瑜伽士的長袍之外,他一無所有,獨處森林之中,日夜修行。

跟紐舒龍多呆了一段時間後,他返回扎卡(Dzahka),解密了一個馬頭金剛儀軌。一天,他走到白巖珍寶頂(Drakkar,扎嘎神山,即新龍縣雄龍西鄉朗朗神山—中譯者注),知道那裏可以掘出一個伏藏。日出時份,他看到白巖對面有一道門,但他用石頭和普巴杵都無法打開,因此他只好找個休息的地方,睡了過去。睡覺中他被響聲吵醒時,卻發現岩石自己裂開了,留下一個小孔,剛好只夠他伸進一隻手。他伸進手去拉,就把門打開了,暴露出一個很大的洞,裏面放着一個大鐵匣。他在匣裏發現了納南·多傑鄧炯的帽子,黑披風,金剛杵和鈴,寫有金色文字的YABDAR,普巴杵,還有兩張圖表。

緊接着他花了幾個月從麥彭仁波切(Mipham Rinpoche)得到了《幻化網根本續》(Guhyagarbha Tantra)的詳細教授。

成年時期的不凡:

在鐵龍年(1880年),他解密了一個叫《揚炯內伊德米》(Yangjang Nekyi Demik)的伏藏,並來到了佐欽寺。到了之後他告訴堪布班瑪班匝,他到這裏是為了掘出《扎孫班瑪寧提》(Tsa Sum Pema Nyingtik),並講述了有關這個教法的歷史:水猴陽年的第十天,蓮師在桑耶寺將此教法交付給納南·多傑鄧炯。堪布很高興地説:“你一定要取出這個伏藏。取藏時一定要帶上我。”伏藏師和堪布一起來到了如丹班瑪塘(Rudam Pema Thang),在那兒做了個持明會供,然後來到帕欽珠巴山(Mount Palchen Drubpa)前面的一個洞穴。他們到了藏寶處,卻發現有一條蛇盤繞在洞口。伏藏師索甲認出那條蛇即是伏藏守護神魯增玉查欽(Lutsen Yutrapchen),隨即要求他自己鬆開讓路。洞裏有三個匣子,但伏藏師索甲只拿了那個裝有《扎孫班瑪寧提》的匣子。

由於過去的共同願力,堪布班瑪班匝和伏藏師索甲在他們的智慧密意中合而為一。有一次,堪布提議他們倆一起做個藥物會供。但他們缺少一種特殊的藥材,名叫訶子,所以伏藏師索甲説他去找一些過來。堪布跟他一起去。他們來到室利僧哈附近的灌木叢中,發現一條身鑲黃帶的蛇,同時也聞到了訶子的強烈香味。他們將藥材作為寶藏般地挖出,然後用荊棘覆蓋,再次封閉寶藏門。堪布對伏藏師索甲説,“你能夠象這樣成辦任何意願實在令人驚奇。毫無疑問,這表明你已圓滿成就了對所有顯現和存在的掌握。”
後來繞莎堪布根桑索南(Rashar Khenpo Kunzang Sonam)在傳授《入菩薩行》第九章給伏藏師索甲之後,很讚歎他對大中觀的理解。

有一次,伏藏師索甲生了重病。伏藏師榮仁多傑(Rangrik Dorje,班瑪鄧燈的太陽式心子—中譯者注)和扎卡曲珠(Dzahka Choktrul)來看望他,並做了長壽灌頂,供養上一些藥。由於他們的善心以及蔣揚欽則旺波於狗年(1886年)在宗薩寺給予的長壽灌頂,伏藏師索甲的病好了,並留在嘎傑(Garjé)閉關處好幾個月。

33歲時,他和阿崔鄧曲來到孔喬(Konjo),在陽土鼠年(1888年)的2月25日,他掘出了幾個伏藏,包括一系列的聖觀世音修法和一尊小的四臂觀世音菩薩(Khasarpani)雕像。

同一年,十三世嘉華喇嘛至尊嘉華土登嘉措(Gyalwa Thubten Gyatso),為了整個西藏的利益,特別為了教法(興盛),幾次邀請伏藏師索甲前來拉薩,並授記如果他能前來,在拉薩的大寺院和布達拉宮裏複製他最近掘藏的觀世音伏藏系列,將對教法和各處的眾生帶來極大的利益。此外,伏藏師索甲了知在前往拉薩和前藏途中挖掘幾個新伏藏的時間已經到了,因此他和塔清(Tharchin)及其他幾個人啓程前往拉薩。如同授記,他在旅途中掘出了幾個伏藏。

九月份到達拉薩後,正值佛陀的天降節,他主持了許多次的盛大會供法會。而後他住在繞薩珠囊宮,部分解密了從孔喬取出的聖觀世音伏藏系列和來拉薩途中從秘密空行母湖取出的伏藏。聖觀世音伏藏系列的內修法和密修法部分是在布達拉宮裏解密的。
從第一次的見面起,直至伏藏師索甲給嘉華喇嘛所有這些伏藏的傳法和灌頂期間,兩個大成就者在智慧密意裏合而為一。

來到雅魯舍扎(Yarlung Sheldrak),伏藏師索甲掘出了名為《喇嘛昆度格珠嘉措》(Lama Kundü Ngödrup Gyatso)的伏藏,是佛母益西措嘉的手寫卷。當他在羅布林卡供養給至尊(嘉華喇嘛)時,至尊自己解密了《庫孫日度圖珠益音特佐》(Kusum Rigdü Tukdrup Yishyin Terdzö),並指示薩迦達欽金剛持解密剩下的手稿。完成後,伏藏師索甲給至尊嘉華喇嘛和薩迦達欽進行灌頂和傳法。

他也在繞薩珠囊大殿裏的馬頭金剛像下取出了名為《圖珠欽烈揚英益音諾布》(Tukdrub Trinlé Yangnying Yishyin Norbu)的伏藏,同時在前藏的個朝聖地舉行許多次會供,利益了許多幸運的弟子。從拉薩歸來後,他住在創卻噶(Trom Chögar)。在那裏他接受了喇嘛龍多的《寧瑪噶瑪》(Nyingma Kama)的灌頂和傳法。

鐵兔年(1891年),嘉華喇嘛通過乃穹降神知道了伏藏師索甲已取藏出一尊名為“見解脱如意寶”的蓮師小替身像,以前有預言説這尊像應保存在拉薩。伏藏師索甲因此被請求帶着這尊像到拉薩,乃穹活佛與他在噶首(Gashok)碰頭。在此他們一起做了會供和開光儀式(rabné)。

九月份他們到達拉薩。然後在二十二日,即佛陀從兜率陀天降生的節日,蓮師見解脱像被安放在主殿裏,在香煙繚繞之中接受善男信女的朝拜。在至尊嘉華喇嘛、乃穹活佛、敏林赤欽以及佐欽仁波切和無數僧眾大會之中,舉行了開光儀式(rabné)和trüsöl的獻供,並做了會供。

水龍年(1892年)的正月初一,伏藏師索甲在宗榮的一個名為“大悲空行母秘密洞” 的洞中取出了《空行秘密智慧深滴》(Khandro Sangwa Yeshe Zabtik)的手卷。
金剛橛伏藏《利刃精藏》(Yang Nying Pudri)由一系列的伏藏文和伏藏品所組成,蓮師把它委託給五個弟子:卡欽·白玉旺秋,朗欽·白玉僧格,努欽·桑吉益西,多傑鄧炯和舒布·白玉僧格。但是各種情況表明伏藏師索甲列繞朗巴,即納南·多傑鄧炯的轉世,才是真正的掘藏者。

1895年的秋天,伏藏師索甲與蔣貢康楚(那時已82歲高齡)一起去扎查仁青查(Tsadra Rinchen Drak)山裏的“憤怒赫魯嘎喜悦之洞”。當伏藏師索甲靠近洞口時,岩石表面清晰地凸現出伏藏門的輪廓。看到這樣,他顯得激動起來,朝門扔了一塊石子。大地立即發出劇烈的碰撞聲,好像整個山都要沉陷下去。岩石上出現了一個開口,同時一種優雅的香氣瀰漫空中。伏藏師索甲把手插入岩石,拿出一尊闊步前進、手持金剛杵和普巴杵的小雕像,還有裝有《利刃精藏》的匣子。他小心翼翼地用絲綢包起來,以免其他人看到,然後放在他的明妃手拿的伏藏箱裏。岩石裏發現的伏藏同時也充滿了甘露,但他説這些不是他該拿的,他就不會去拿。可是他的明妃堅持地懇求他,為了不讓她失望,他取了一些這種嘗即解脱的甘露,其它的原封不動。他供養上伏藏的替代物,關上門並封好。而後蔣貢康楚加入他們,一起給伏藏護法供上朵瑪,唱唸讚頌文和吉祥文。

火猴年(1896年),是乃穹降神預言伏藏師索甲來拉薩給至尊嘉華喇嘛傳伏藏法的時間。因此,他與班瑪喜繞和沙玉活佛一起啓程,第三次前往拉薩。他給至尊供奉上《普巴利刃精藏》(Phurba Yang Zab Nyingpo)的伏藏文卷。乃穹降神授記説,在解密伏藏之前,伏藏師索甲需要在覺沃佛像(釋迦牟尼佛的十二歲等身像—中譯者注)呈奉廣大供獻,並在蓮師見解脱像前舉行會供。解密《普巴利刃精藏》後,如《特益東薩》(Themyik Dön Sal)所示,伏藏師索甲給至尊做了相應的灌頂和指導。

同年,伏藏師索甲從繞薩珠囊取藏了《塔崔多傑措帕德欽巴瓦》(Tamdrin Dorje Tröpa Dechen Barwa),並在羅布林卡宮附近的桑圍珠益(Sangwé Drupkyil)解密。如《普巴利刃精藏》中的《內炯扎莫》(Nejang Zabmo)所指示的,他在閻魔朗(Yamalung)閉關一個月修習《澤珠桑度》(Tsedrup Sangdü)的長壽外軌,然後在楚沃日(Chuwori)另外花一個月修習內軌。最後,他為至尊做了一個長壽灌頂。返回康區前,他還掘藏了兩個度母儀軌,一個在雅魯舍扎(Yarlung Sheldrak),一個在查泊日(Chakpori)。火猴年底,他回到了康區。火雞年(1897年)他為康楚仁波切做了《普巴利刃精藏》的灌頂和指導。

不久後,他掘藏了赤松德贊的《秋吉拉普》(Chögyal Laphur)。而後,他意識到有返回拉薩的必要,因此他在取出另一尊蓮師像後,立即再次啓程。他在孔波(Kongpo)的塔度(Thadul),以蔣貢康楚的侍者羅薩桑嘎丹增作為文記員,解密了《貢託》(Ngöntok)和《利刃精藏》的一些其它的章節。

當他來到拉薩,他為至尊嘉華喇嘛呈獻了蓮師像、《秋吉拉普》和《利刃精藏》的指導。第二天早晨,至尊做了一個清晰的夢,記錄在他的傳記裏。嘉華喇嘛夢中發現自己在蓮師宮殿前,在此他碰到兩個天人,唱頌着有關《利刃精藏》修行的授記。在一篇頌中他們承諾:憤怒廣大遊舞屍林中,入於怖畏普巴極密壇;謹守三昧耶等諸誓言,迅速成就共不共悉地。必定如是!

自此以後,金剛橛修習成為嘉華喇嘛自己的朗吉僧院的定時法會,至尊為了把它作為重要修法而寫了一本手冊。伏藏師索甲分別在耶帕、欽浦和舍扎進行伏藏法的修習。土豬年(1899年)的正月十四日,他開始在布達拉宮閉關進行金剛橛念頌。第一晚上,他夢見一個看起來就像是他母親的女人給他一條打結的絲線。第二天早課時,他直接見到一髻佛母,給了他一個授記後就消失了。他與阿崔、阿孜仁波切一起去扎熱,從湖中取出一個匣子。他從內林僧格宗浦(Nering Senge Dzongphuk)取藏了幾個手寫卷和一個佛母益西措嘉的髮結。然後他在唐吉閉關一個月,為嘉華喇嘛修長壽法。

這段時間,為了慶祝大祈願節(Mönlam Chenmo)而在拉薩舉行了一場金剛橛藥物會供,併為《利刃精藏》製作了木刻版。伏藏師索甲前往貢波,從年泊扎卡拉楚的金剛亥母洞取藏了《旺欽》,而後返回拉薩。他在耶帕閉關了一個月。他以金剛橛瑜伽士琛列作為文記員,解密了《普巴瑪納繞拓》(Phurba Marnag Rakta)。然後與他的一羣隨從人員到桑耶寺住了一段時間,其間他掘藏出一尊鄔金嘿熱嘎像和另一尊四臂觀世音菩薩像。他在欽浦完成了一個月的閉關,接着在雅侖舍扎做了另一個閉關。在扎司瑪唐取出了一些長壽甘露丸伏藏品。他去了薩迦寺,與偉大的薩迦傳承持有者互相灌頂傳法。在薩迦寺附近的一個巖洞裏他取出了一尊文殊師利像,這尊像後來供養給了麥彭仁波切。同時他也朝拜了扎地的秘境,並從雅多玉佐(Yardok Yutso)取出了《拉格楞仁欽德密》(Laglen Rinchen Demik)。他拜會了住於楚布寺的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洽多傑(Khakhyab Dorje ,1871-1922),為了好的緣起之故而供養上一些自己的伏藏法。他遊歷了烏蘇覺沃、剛熱託嘎和其它地方後,返回拉薩,在布達拉宮解密了《旺欽》伏藏。

返回康區後,他解密了從昌都(Chamdo)的瓊通拉康(Jotön Lhakhang)的金剛手巖洞取出的兩個修法。然後他去了扎卡,於鐵鼠年(1900年)在前往接受龍多仁波切閉關指示之前,他解密了更多從金剛手巖洞取出的伏藏法。他到扎卡從曲珠仁波切接受一百零八卷《甘珠爾》的傳法,以及桑吉林巴的《喇嘛根德》(上師意集)的灌頂和傳法。他也解密了一個金剛手伏藏法。七月初十,蓮師在伏藏師索甲的夢中顯現,為五種姓空行母所環繞,給他完整的《緣起除障》(Tendrel Nyesel)灌頂和傳法,而後化為光明。每個空行母輪流為他作了相應的授記。二十五日,在做空行秘密總集會供時,伏藏師索甲心裏對《緣起除障》的隱藏點變得清楚。他沒説什麼,但是寫下了一個字條,扎卡秋珠看了很高興。為了吉祥的緣起,他們一起以持明龍薩的金剛亥母伏藏法做了一個會供。伏藏師索甲寫下一個祈願文以祈求掘藏《緣起除障》無有違緣障礙,同時也能帶來廣大利益。二十七日,當護法送給他伏藏寶匣時,伏藏師索甲説他比取出任何其他伏藏都要高興。二十八日傍晚,蓮師騎着一隻老虎顯現在伏藏師索甲面前,給他關於《緣起除障》解密的授記。八月初三,伏藏師索甲取出了一個裝有甘露的寶匣。從初十至十二日的短短兩天裏,他解密了整個《緣起除障》法本,然後一心專注寫下深廣的發願文。他感到無比的快樂。

在他不凡的成年時期,還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蒙古軍隊入侵拉薩的時候,列饒朗巴大師應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和廣大僧俗信眾的請求,修普巴金剛密法儀軌,使敵人主帥七竅流血,暴死在軍中,解除了西藏的劫難。列饒朗巴大師曾經為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十五世噶瑪巴碦昌多吉、薩迦法王等傳法和灌頂,弘法利生的事業寶幢聳入浩妙無盡的虛空中。

晚年境界:

鐵牛年(1901年),伏藏師索甲與幾個弟子和僧人一起返回拉薩,在紅宮解密了《旺欽》根本伏藏中的《貝瑪創瓦》(Padmé Trengwa)。在淨相中他見到怙主瑪哈嘎拉,解密了一個瑪哈嘎拉儀軌和會供儀軌。他為至尊嘉華喇嘛做了《緣起除障》的灌頂和傳法,而後至尊寫了一篇祈禱文獻給本法的護法。水虎年(1902年),他在桑耶寺取出了一個黑馬頭金剛儀軌和《蒙噶寧波》儀軌(Mengak Nyingpo)。

水兔年(1903年)正月二十五日,他解密了《圖珠扎東寧波》(Thukdrup Zabdön Nyingpo),這是四年前在查卡拉楚(Drakkar Lhachu)的金剛亥母洞取出的。同年的稍後,列繞朗巴與至尊嘉華喇嘛一起到一藏寶地並掘出了一個伏藏。他取出了三個伏藏,但是隻拿了其中的一個,而把其它兩個和祈願文再封存回去。後來,當他要解密伏藏時,卻無法完全解讀密碼文字,因此他明白這伏藏的掘藏時間還沒到。他在本何查卡東仁(Bhendhe Chakkar Dongring)解密了伏藏法《格熱繞沙託誠匝》(Guru Raksha Tötreng Tsal)。

木龍年(1904年)三月二十一日,他在夢中見到多傑美噢巴扎,得到一個授記。而後他解密了黑色馬頭金剛伏藏。 火馬年(1906年),伏藏師索甲時年五十一歲。雖然他自己的伏藏以及蔣揚欽則旺波的陳述,還有其它的一些緣起,都表明他的壽命只有五十歲,但是由於各種正面的因素,他的壽命已被延長而超出了所有的預言。這一年,依照《桑東瑪特益》(Sengdongma Themyik)和授記的指示,他從瑪榮取藏了一個寶匣。三月二十四日,他接連體驗到八個非凡的淨相。他掘藏出《澤珠依音諾布》(Tsedrup Yishyin Norbu)和二十一顆長壽甘露丸。他也秘密地取出了《措嘉佛母意修法》和《格熱德欽嘉波依扎》(Guru Dechen Gyalpo Shyidrak)。依伏藏法修習後,長壽甘露丸變成四百顆。十一月二十日,他掘藏出《卡耶桑瓦度巴》(Kagyé Sangwa Düpa)中軌,並在扎扎寺解密。

火羊年(1907年),他來到佐欽寺,向第五世佐欽仁波切土登·曲吉多傑請求《大寶伏藏》(Rinchen Terdzö)的灌頂,並從格芒曲珠得到相關的傳承和指導。他和自己的空行母、兒子以及許多僧人一起接受灌頂傳法。灌頂時他體驗到一系列的淨相。十月十五日,他在夢中面見了一髻佛母,並轉錄了一個伏藏。他解密了《貢度扎登寧波》(Gongdü Zabdön Nyingpo)中軌。

土雞年(1909年)十月二十九日,空行母帕多康達嫫(Pal Dökham Dakmo)出現在他面前給了他一些教言。

鐵狗年(1910年)六月二十五日,一髻佛母顯現並交付給他題為《三釘》的《空行母秘密教言》。七月七日至九日,伏藏師索甲從拉楚扎取出了許多益西措嘉佛母親手做的佛像。然後他解密了《擁左度巴》的《特益》(themyik),拜見了第三世多珠千仁波切吉美丹貝尼瑪,而後到瑪嘉泊繞(Magyal Pomra)去取出了許多伏藏。

水鼠年(1912年),他從瑪嘉泊繞取出了更多的伏藏,解密後在那裏閉關了幾個月來修伏藏法,同時有僧人舉行會供等法事。他返回拜見多珠千仁波切,十月十五日,以多珠千仁波切為文記員,他解密了《德舍徹業尊曲》(Deshek Chegye, Zungchok),即深奧的藥師佛灌頂和藥師佛不共悉地。在他留住多珠千仁波切的寺院期間,十月二十八日一個空行母在他的夢中顯現,授記了更多的掘藏。十一月八日的下午,他平常的知覺消失了,蓮師以降伏萬有的形像(Nangsi Zilnön)顯現了並給他《奇妙三種授記》。

水牛年(1913年)二月初一,伏藏師索甲與他的兒子仁增南嘉、阿崔和一個叫做阿巴的嚮導到拉澤潤(Latsedrung)來掘藏。同年,伏藏師索甲認證安多古潤的兒子為麥彭仁波切的轉世。五月份,他和幾個弟子到了資嶺卡(一生唯一一張照片的拍攝時期)。他掘藏出《蔣巴新傑東珠》(Jampal Shinje Dongdruk)的《卡炯》(khabjang),以及甚深的五方佛寂怒本尊修法。八月初一,伏藏護法神提巴扎(Tipatsa)在美嘉山顯現給他。

木虎年(1914年)二月二十,一個空行母授記了《繞剎圖創扎烏步》(Raksha Thötreng Tsal Ubum)的取藏。就是在這時候,為在餘生之內能更好地親近多珠千仁波切,他搬到果洛住。他開始在多山谷的克瑪(Khemar)建造一個寺廟,但最終還是留給別人去完成。

木兔年(1915年),他來到舒炯貢波(Shukjung Gonpa),舉行北伏藏的《新傑澤達》(Shinjé Tsedak)《仁增東珠》(Rigdzin Dungdrup)的灌頂,並傳了他自己取藏的《圖欽》(Thukchen)和《吉巴傑由》(Jikpa Gyekyob)的外修法。二月份,他把自己所有甚深伏藏的灌頂和傳承供養給多珠千仁波切。三月份,他在多珠寺給弟子慈誠藏波(龍多活佛前世)(Tsultrim Zangpo)所有伏藏的灌頂。四月份,他在繞創寺接着在史欽寺作了幾個灌頂。在多珠寺,他解密了幾個伏藏,帕當巴桑吉(Phadampa Sangye)在他的淨觀中顯現並給他教導。十月份,他呆在多珠千仁波切附近的住處時,夢見在高山之頂,他遇見一個不認識的喇嘛,坐在一幢華麗房屋的高座上。他心裏生起對這個喇嘛的極大信心,這時喇嘛就變成了降伏萬有的蓮師。

火龍年(1916年)61歲時,他按紐舒龍多的教法傳講了《普賢上師言教》(Kunzang Lama’i Shyalung),並對不同的法子們做了各種的傳法。也就是在這一年,他解密了已保存了二十一年的上師系列的《智慧意普巴》法卷。夏天,他去拜見多珠千仁波切,祈請仁波切寫下著名的《幻化網根本續釋義》–《寶藏之鑰》,他自己作為文記員。在多美寺(Domé Monastery)舉行日阿納朗巴普巴法會時,他做了一個夢,因此而為噶瑪巴寫下了一個會供儀軌。土馬年(1918年)他到色通(Setong)檢查他的伏藏全集付印情況。當多珠千仁波切生病時,伏藏師索甲趕回來為仁波切修長壽法。

土羊年(1919年),他完成了《擁左度巴》(Yongdzok Düpa)系列的解密。八月十一日,他掘藏出《二十七白長壽空行母》。十五日,他解密了幾個關於曼達拉娃、白度母和金剛亥母的長壽修法。夏天,安多格西(蔣巴容威洛珠也是蔣揚欽哲秋吉洛珠的主要格魯巴上師之一)來拜見伏藏師索甲,得到金剛橛的灌頂。也是在這時候,伏藏師索甲給慈誠藏波傳了多珠千仁波切的《幻化網根本續釋義》。

鐵猴年(1920年)三月初八,當他在瑪榮伏藏地時,《一千零二佛名號》作為一個意伏藏顯現出來。接着在火雞年(1921年),他從噶瑪湖中取出一個寶匣。他還從藏美森格貢巴(Tsangme Senge Gonpa)附近的黑湖中取出一塊魂石(bla rdo)。住在藏美森格時,他應空行母之請,解密了兩個伏藏,而且是在燈光下完成的。而後,他在夢中得到有關《緣起除障》(Tendrel Nyesel)廣、中、略三種儀軌的授記。

水狗年(1922年),他來到佐欽寺室利僧哈閉關處,在格芒仁波切的住處解密了名為《普巴甲欽羅巴》(Phurba GyachenRolpa)的金剛橛修法的灌頂儀軌。他先為格芒仁波切做了灌頂,而後給佐欽仁波切以及佐欽主寺的眾多僧人作了灌頂。如上一年的授記,他也解密了《緣起除障》的中、略儀軌與會供儀軌。他也解密了一些有關大獅王格薩爾的意伏藏。不久之後,他給慈誠藏波、阿崔、他的佛母和兒子作了《擁左度巴》、《普巴甲欽羅巴》與《緣起除障》的中、略儀軌的灌頂。大約是在這個期間,蔣揚欽哲秋吉洛珠遇見了伏藏師索甲,並從他那裏接受了教法。頂果欽哲仁波切著的《蔣揚欽哲傳》裏是這樣描述的:“在途中,他拜見了大伏藏師列繞朗巴。即使在他沒見過這位偉大的掘藏師之前,僅僅聽聞大伏藏師的名號都會讓他自然生起深切無偽的信心。在接下來的許多次會面中,他接受了金剛橛系列的《利刃精藏》的灌頂、傳法和口耳傳承,這個甚深伏藏本應由蔣貢洛珠塔耶來掘藏的,但因需要而轉給大伏藏師本人。同時也接受了列繞朗巴自己的伏藏法,金剛橛系列的《多傑闊巴》(Dorje Köpa)和《嘉徹羅巴》(Gyacher Rolpa),《緣起除障》的廣、中軌,以及格薩爾王的意伏藏系列修法。他也得到傳授伏藏師索甲伏藏全集的授權。他同時也接受了不少甚深的傳承,例如,《珠提貢巴讓珠》(Drolthik Gongpa Rangdrol)的灌頂和經典傳承,貝瑪拉木扎的《傑尊寧提》的灌頂,以及第一世全知蔣揚欽哲為此所寫的無可比擬的著名論述。他説,正是因為僅由聽聞大伏藏師列繞朗巴的名號而能生起如此自然且強烈的信心,他因此而祈請解密黃卷《緣起除障》的略軌。他經常説伏藏師索甲的學識與修證這兩方面都是真正令人驚奇的。”

木鼠年(1924年),他解密了若干馬頭金剛和多傑佐烈的伏藏。而後他把伏藏的剩餘部分供養給多珠千仁波切。在這次會面結束時,兩位大師互換了潔白的pa)和《嘉徹羅巴》(Gyacher Rolpa),《緣起除障》的廣、中軌,以及格薩爾王的意伏藏系列修法。他也得到傳授伏藏師索甲伏藏全集的授權。他同時也接受了不少甚深的傳承,例如,《珠提貢巴讓珠》(Drolthik Gongpa Rangdrol)的灌頂和經典傳承,貝瑪拉木扎的《傑尊寧提》的灌頂,以及第一世全知蔣揚欽哲為此所寫的無可比擬的著名論述。他説,正是因為僅由聽聞大伏藏師列繞朗巴的名號而能生起如此自然且強烈的信心,他因此而祈請解密黃卷《緣起除障》的略軌。他經常説伏藏師索甲的學識與修證這兩方面都是真正令人驚奇的。”木鼠年(1924年),他解密了若干馬頭金剛和多傑佐烈的伏藏。而後他把伏藏的剩餘部分供養給多珠千仁波切。在這次會面結束時,兩位大師互換了潔白的哈達,這是以前所未嘗做過的,而後各自告言:“我將與你在淨土重見。”同年,伏藏師索甲也給安多格西做了更多的灌頂。

示現涅槃:

木牛年(1925年),他重新埋藏了所有那些不完整的伏藏,併發願來世再相遇。藏曆火豬年(公元一九二六年),列饒朗巴大師利益人天的事業圓滿。在種種吉祥瑞兆和天樂聲中,大師的色身融入了不可思議的微妙法界。

莲花生大士:如此保任

摘自《蓮師心要建言》第五章《唱予二十五弟子之歌》

現在仔細聽啊,索格波的貝吉·伊喜!

心的覺醒境界非經創造而出,非經尋求而得,且是本自存在(自生)的。

要遠離那執取能者和所者的奮力勤作,

保任在本然覺知的離戲境界中!

若能如此保任,煩亂掉舉之流便會切斷、止滅;

要認出這個剎那便是正覺者!

蓮师親自伏藏的五尊”见解脱蓮師像“之一

文章来自网络

圖為宗薩欽哲仁波切於洛杉磯開許公佈的一尊蓮花生大師見即解脫佛像,具有巨大的加持力。

此佛像原由赤松德贊的小王子持有,莲师像的手杖曾在文革中遺失,后又新造一杖。

此尊殊勝的見解脫蓮師像,乃是蓮花生大士本人親自伏藏的五尊蓮師像之一。

由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在淨觀中發現,並派遣掘藏大師秋吉林巴取藏。

如今其中一尊蓮師像已經失落,另外三尊由宗薩欽哲仁波切供奉,还有一尊由二世蔣揚欽哲的弟子所供奉。

願见闻此像者,開啟自心,與莲师相應!

六字真言壇城

六字真言壇城

根據經書上所言,持誦六字大明咒能治諸魔礙,能消除一切災害,能滅惡劫,能除惡,能得各種成就,能斷六道生門,能淨諸障,能摧諸毒,能除失敗誓句,能得次第道。同時,持誦的功德包括貧者欲富,持此咒定能滿願;賤者求貧,持誦此咒者,必能滿願。

持誦此六字大明咒數遍,持誦一遍至七遍,能淨百千億劫所集的罪障,念滿百遍至千遍,等於念滿一切藏經功德,念滿萬遍,能斷三惡道門,念滿百萬遍,能得不退轉地,念千萬遍,當於法身、受用身、應身、自性身,證菩提身而得成佛。

在《大乘莊嚴寶王經》中,佛告善男子:

此六字大明陀羅尼,是觀自在菩薩摩訶薩微妙本心,若知是微妙本心即知解脫。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得是如意摩尼之寶,汝七代種族首當得其解脫。

莲花生大士:證悟的覺醒心

摘自《蓮師心要建言》第五章《唱予二十五弟子之歌》

現在仔細聽啊,拿曩的多傑·杜炯!

那名為「證悟的覺醒心」者,是本來俱生,原本自生,且沒有中心或是邊際的。

不要去修正,而是保任在自覺且自然寂靜的境界中,

不要去改變,不要更動,而是保任著,放鬆到自然狀態之中!

若能如此保任,那麼你那遠離混亂的心就是正覺者本身!

察給弄仁波切简传

察給弄仁波切简传

資料來源:
祖師察給弄傳記及阿拉朗加口述
指導仁波切:噶陀仁珍千寶六世
2010年10月彙整於妙乘法苑
噶陀仁珍千寶編緝小組彙整

父親名為察善,在察給弄仁波切還沒出生時,父親到拉薩朝聖,達賴喇嘛邀請涅穹護法降臨,在他的面前將劍拔出來,打一個結送給他,大家都不知道甚麼意思。達賴喇嘛說:「這是非常好的緣起,你要帶回家供養。」

1866年時,察給弄仁波切出生,出現許多護法有人的樣子、動物的樣子、如影子般、彩虹般守護著察給弄仁波切。

7、8歲時,父親將他送到夏窩秋齋仁波切座下,從小學習讀誦藏文文法、繪畫、經典及儀軌唱頌等,慢慢學習五部經論,尤其得到勝樂金剛、密集金剛及大威德金剛等很多灌頂,特別是金剛瑜珈母法門。同時於夏窩秋齋仁波切座下接受沙彌戒,長大後接受比丘戒。

依止善知識以後,就有如常啼菩薩、密勒日巴和仲敦巴大師依止上師一樣,從來不會違背上師的話,任何事情都依上師的話不做其它,很多人因此讚嘆他依止善知識的方法。

上師生活所需部份,如挑水、磨青稞粉、縫衣服等都由他一個人承辦。磨青稞粉的同一時間,前方放一本【菩提道次第廣論】,邊磨青稞、邊唸誦,同時也背起來。走到高山上挑水的時候,邊挑水、邊背誦宗喀巴大師的【密宗道次第廣論】,先於挑水前背一段,再於挑水的當下將這一段反覆背誦,到下山時已可將整段內容背好,就這樣【密宗道次第廣論】在他挑水期間背好。

在接受了完整的金剛瑜珈母各種外、內、密法門口訣後,專心的修持金剛瑜伽母及勝樂金剛法門,一天修持四次,從來沒有間斷。

學習藏文及梵文文法、詩詞時,有位身體藍色的年輕女子來到面前給他一朵花,拿到花的同時覺得女孩不是一般人,將花吃下去,藏文及梵文文法自然通曉。當初不知道是什麼預兆,後來知道是妙音天女,也常常在夢中給他加持。他所寫的詩詞、法本都非常好聽、詞句優美、意義深廣。

秋齋仁波切圓寂前,祖師察給弄與眾弟子祈請仁波切勿入涅槃,仁波切說:「我所知道的一切法門及口訣沒有保留,全部教給察給弄,現在很安心,我的事業已圓滿了。」仁波切說:「我不會住在這個世界上,會圓寂。」察給弄仁波切祈請上師:「如果一定要圓寂,您圓寂後,我要前往拉薩色拉寺、哲蚌寺去學習經論?或在日甲寺、拉卜愣寺學習? 或去聖地修行?」

上師回答:「就不需要去那裡,本尊曾對我預言你是勝樂金剛的持有者,因此你本尊為勝樂金剛,利益眾生的法門是金剛瑜珈母,我的法門非常殊勝,天龍護法會宣揚你的名聲。

以後你有四位不空金剛弟子向你請法,向他們傳法,可以利益廣大的眾生。這裡就有噶當派的教法,我死後,你樹立法幢,我很高興,不要去其它地方。密勒日巴大師曾說過在不受尊敬的自己的家鄉修行,會比較順利獲得成就,因此在自己的家鄉修持就好。」

祖師察給弄祈請上師寫個教言,秋齋仁波切說:『法衣披在你的身上,菩提道次第廣論交在你的手上,三律儀安置於你的心續中,除了這些,沒有什麼可給的教言,過去所說的就是教言,臨終前不能說太多話,睡覺前不能喝太多水』。不再說任何話,就這樣圓寂。

他非常難過,常常想到上師就哭。上師秋齋仁波切圓寂後,到處流浪。有次在其它地方當經懺師,遇到一位會算命的喇嘛,喇嘛問他:「要不要學算命?」回說:「可以。」學算命以後,對算命有一點研究,心中思念上師的痛苦、難過慢慢消失,對學習各方面產生興趣,之前除了思念上師,其他都沒興趣。

一次,他來到羅家洞,天空中出現很多彩虹、大地震動,當地很多喇嘛覺得他是位不可思議的上師,問起的時候,回說:「我不是什麼上師,但我要在這裡修行可不可以? 」都說:「當然可以。」

在勝樂金剛佛父佛母法相前,自受金剛瑜伽母灌頂,這時候佛相身上流出很多甘露,吃下甘露,想起過去很多事情。

寺廟的喇嘛請他給予金剛瑜伽母灌頂,灌頂時,勝樂金剛心間發出五種顏色光芒融入上師身,大家都看到。接受灌頂的二十五人都升起大樂智慧,好幾天不會生起分別念,寺院上方連續七天出現彩虹等種種吉祥徵兆。

在夢中,上師秋齋仁波切於勝樂金剛心間大聲笑,給他勝樂金剛佛父佛母的灌頂,勝樂金剛佛父佛母也給他圓滿的灌頂與口訣,且預言他將以此法門利益廣大眾生。

從此開始,自己覺得上師和本身沒有完全離開,因上師圓寂難過的心完全消失。他前往安多地區很有名的聖山阿穹南宗朝聖,在經過黃河前,已將所有錢供養點燈,沒有錢付船費,船夫說:「沒有錢就離開。」祖師察給弄脾氣非常好,說:「好!我離開。」過一段時間,大家聽到很大聲的”喇嘛千諾” ,船夫與百多位過河的人,看到察給弄仁波切背著自己的東西,好像小鳥般飛騰過黃河,大家都生起信心對他供養頂禮,他說:『我不是飛、是跳下去,沒有沉在水裡是上師的恩德。不要亂講話,我不會飛。」

在阿穹南宗,一般人沒辦法爬上去的山巖上,好像飛來飛去般的攀上攀下,很多人看到,因此人们祈請他傳法,他就為信眾傳法很多天。某日正在傳法的時候一直哭,說:『太糟糕!太糟糕了!我很悲傷!忘記上師所說,行為隨隨便便快要破比丘的戒律。忘記上師的教言要住在自己的家鄉,快要破三昧耶戒。我們傳法到此為止。」馬上迴向,當天晚上突然間跑回家鄉。

回到家鄉,上師秋齋仁波切圓寂前,曾交代一位功德主(為地方的土司或酋長)負責察給弄的生活,听说仁波切已回到家鄉,馬上前往拜見察給弄仁波切,并邀請到家裡,說:「請為我們念誦一百零八遍賢劫千佛經,我這輩子都會護持你直到死亡為止。」念誦五十多遍賢劫千佛經時,功德主供養上師全新的牛毛帳棚,裡面擺有供桌及很多供品,供杯、寶瓶、油燈、內供身口意所依、唐卡等完整的法器全部備齊,對尊者說:「念到這裡就好,賢劫千佛經念、不念都可以,這一輩子我都會護持您,請在這裡住下來。」住下來後,一直修持金剛瑜伽母法門。其後,二位心子、四大弟子等很多弟子向他請法。

四大弟子還未隨學前,與功德主一起前往三大寺朝聖,到桑耶寺時,孜瑪護法突然降臨向他獻哈達,並說:「今天遇到一位大成就者。」很多人因此供養祈請他住在那裡傳法,但未住下來。

在拉薩過年期間,西藏政府祈請涅穹護法降臨,涅穹護法向他獻哈達和頂禮,大家都覺得他是位不可思議的轉世活佛,達賴喇嘛十三世與西藏政府說:「你要住在涅穹寺裡修持涅穹護法。」到達涅穹寺供養的時候,涅穹護法大笑,察給弄祖師也大笑,所有神的笑聲傳遍整座寺院。

在那裡當了一年的護法師後,向達賴喇嘛十三世祈請回家鄉:「因上師遺願要我住在家鄉。」達賴喇嘛十三世說:「請在涅穹護法前抽籤,如果說可以,就回去。如果不可以,就繼續留在寺院修護法。」籤上一為可以去,一為不可以去。於寺裡,當著所有僧眾、金剛上師與涅穹護法前抽籤,抽到可以回家,就此返回家鄉。

回到家鄉時,九世班禪大師來到果洛地區,祖師前往拜見,班禪大師稱許祖師為那洛巴大師的轉世,也傳給他許多法門。察給弄祖師也獻給九世班禪大師那洛空行母法門。班禪大師對果洛地區的土司阿丘貢扎說:「果洛地區很有福報,因為有察給弄仁波切與覺囊派措尼仁波切兩位大成就者在這裡,與他們一見面就會得到加持。」非常的讚嘆他們。

夏札仁波切的上師臧巴竹清仁波切及阿邦伏藏大師等都說:「察給弄仁波切是位大成就者、是那洛巴大師真實的化身,那洛巴再一次宣揚金剛瑜珈母法門。」如此讚嘆。

因這樣的關係,很多上師來接近尊者,慢慢有二位心子、預言的四大不空金剛弟子、四大獲得雙運位成就弟子,四位今生到空行淨土的弟子等,很多弟子向他學習。

察給弄仁波切法門,從後藏地區傳到東藏,各地修持那洛空行母法門不論是薩迦派、黃教格魯派、紅派的上師們都接近他。終其一生修持一法、傳授一法門,就是那洛空行母法門,為一代那洛空行母法門的宗师。

1936年之前,仁波切即多次親見那洛空行母、蓮花生大士和勝樂金剛等,但平常不會說自己親見什麼,非常保密。1937年時,九世班禪大師圓寂,察給弄仁波切正在傳那洛空行母法門時聽到班禪大師圓寂,非常難過的說:「我也沒有時間住世,一定要離開。」在傳到死亡臨終法身道用的階段時說:「今天傳到這裡就好了,法門後面不能完成部份,你們去佳東給洛成就者座下接受就可以。」

說完進入自己的帳篷修法,告訴侍女想喝牛奶,侍女給他牛奶的時候,告訴侍女:『你不要想太多,就住在這個功德主的家裡。我要去見三寶,妳不會一輩子服侍別人,平常你幫我煮茶、擦這些供杯、幫我做很多的包經布,因此累積很多善業。如果明天早上出現緊張忙碌的狀況,黑板上有我寫的字,保護好不要被擦掉。

1937年1月3日早上,侍女欲供上茶水,走到門口,喊著阿客給弄,沒有回應,打開進去,上師身穿三法衣金剛跏趺坐,右手拿內供、左手拿念珠在心間交叉,已然圓寂。有些人提到是以吉祥臥圓寂。圓寂的當天,師公朗加仁波切出生。

當時察給弄祖師在黑板上所寫:『末法時期的現在,我呼喊著空行母您的名字,直到您的加持如夏天的雨落於大海般,我想著您的名號,心專注不斷的祈請,希望能到您的座下獲得加持賜予成就,最後祈能獲得您的席位。』這樣寫著。

如来芽尊者的开悟

文章来自网络

如来芽尊者的开悟

走了很多天以后,他见到晋美林巴并得到简短的加持。之后他去邬金林隐修苑闭关六个月,期间他有很多修行证悟和境相。一天他走出来到阳光下,看着他上师所在方向的天空,心里生起一股对根本上师晋美林巴和其他诸上师的忆念,他以强烈的信心向他们作祈请。

他感到对轮回最强烈的厌离,这种厌离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很多座上修习时,他不住地痛哭。接着他想如此下去可能会称为障碍,他观修究竟自性。一段时间内他彷佛已经失去知觉,等他苏醒过来,他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见或修的了,禅修时所有的领悟都已消融。此前他还对他的见与修有一点微细的分别,但如今一切都消失了。

吉美•嘉威纽固得到多智钦给他捎的信,说自己刚回泽仁迥,请他来相见。吉美•嘉威纽固迅速赶到泽仁迥,同时见到晋美林巴和第一世多智钦。他详细叙述了自己禅修的经过,以及在此过程中感到已经没有了在领悟禅修的行者。

晋美林巴很喜悦,他说:“如是如是!(法性的)证悟必须来自以下四种途径:

有些具信、精进、有悲心和智慧者在灌顶过程中领受‘赐予智慧’时得到证悟;

有者在他们圆满了本尊仪轨的近修后领受‘得到悉地’时获得证悟;

有者通过对上师生起强烈的信心视师为真佛,将上师的证悟移置于自己的相续而获得证悟;

有者是他们在诸如天葬场等圣地或鬼怪出没处,成功地平息诸魔的考验干扰而获得证悟。

现在你同时通过上师的加持和本尊赐悉地而证悟了法性……。”

蓮師代表像:與見蓮師本人無异

文章来自网络

見聞念觸此勝代表像,
與見蓮師本人無差別,
為利未能得見蓮師之,
未來信士留此代表像。
是故具信恭敬虔誠眾,
應向此代表像禮供禱;
無論共與不共諸悉地,
所願無疑皆成盡無餘。

關於蓮師代表像「悉地德盛」和「放大悲光」之伏藏文

緣起:

本伏藏文分為兩篇,各介紹一尊蓮師代表像(Guru Rinpoche kutsab)的殊勝功德,由尊貴的乃旦秋林仁波切(H. E. Neten Chokling Rinpoche)於2017年春將圖像、藏文和英譯檔案交予版主,並囑咐進行中譯,唯內容對版主來說過於深奧而拖延再三,幸經資深藏文中譯者發心首肯,並於2017年夏完成。今依仁波切指示而將圖文廣為傳揚,歡迎諸位法友轉發分享,但請務必註明出處。祈願一切有情見即解脫、吉祥圓滿!

蓮師代表像「悉地德盛」

一世欽哲的蓮師替身像

當宗薩欽哲仁波切繼承前世的寺院時,頂果法王曾說,只要能確保繼承這個蓮師替身像,其他金銀財寶等,皆如灰塵一般不重要。這是一世欽哲和秋吉林巴尊者聯合取出的伏藏,在得到這尊替身像時,佛像底部的空行文字中又開顯《心願任運成就》等伏藏法,非常珍貴。

在一些重要的場合中,作為蓮師加持的代表被迎請到會場為信眾加持。

蓮師授記,只要領受過這尊蓮師像的加持,「當於七世無勤獲解脫」。

有時候迎請聖物的時候,僅僅是從一個房間移到另一房間。也會讓僧眾吹法螺、持香開道,有如迎請蓮師本人一般。

(以上来源:https://blog.xuite.net/yeshi_tsogyal/twblog/524912225)

钦哲基金会官网:这尊莲师的“古擦”(替身像)是由蒋扬钦哲旺波取出,为其重要伏藏。虽然外貌简朴,却是钦哲传承的一个伟大宝藏。

当蒋扬钦哲旺波在宗萨寺进行终身闭关时,不断于淨相中见到一个伏藏,但他无法停止闭关去把它取出。他还有另一系列的淨相,是关于会有一位伟大的伏藏师来到宗萨,于是他交待侍者,即将有这位大师的到来。他倚著窗扉,眺望院子(这个院落至今仍在),等待著,却无人出现。在多日漫长等待之后,他召唤僧人,询问是否有人到访。僧人们回答,这段期间唯一的访客是个其貌不扬的牧牛人。蒋扬钦哲旺波要求他们立即将此牧人带到他面前。他满怀欣喜,立刻认出这正是他一直在等待的人。

蒋扬钦哲旺波告诉这位牧牛人,想请他帮个忙。钦哲旺波说,他需要取回某件物品,但是因为在终身闭关,所以需要有人代替他前往。他给了清楚的指示,告知要去哪裡、骑哪种马、途中在哪裡过夜,甚至连吃什么食物都交待地一清二楚。牧牛人启程之后,穿山越谷,在星空下度过数夜。最后,在一座高山的顶峰,看到远处有个莲师像,大小如同一座山。当他靠近时,莲师像变得越来越小。等他伸手触碰时,莲师像已经小到可以置于手掌中。

牧牛人将这尊“古擦”带回宗萨,交给蒋扬钦哲旺波。蒋扬钦哲旺波非常激动,他为牧人打造了一个大法座,称牧人为“秋吉林巴”。从“古擦”底部的空行文字出现了许多部教法,例如《桑巴伦祝》(愿望任运成就),以及钦哲传承的许多其他莲师法。

蒋扬钦哲旺波写下有关此“古擦”的起源故事及重大意义,说明它出现的历史。莲师在藏地的最后期间,赤松德赞王之子穆赤赞普当政。因为莲师已于玛拉蒂卡证得金刚身,所以活得比赤松德赞王等许多弟子还久。莲师告诉穆赤赞普王,是他应该离开藏地去降伏罗刹的时候了。国王怀著沉重心情,为莲师送行。一段路程后,他们道别时,国王开始像个孩子一样,哭泣起来。莲师安慰他说:

当你禅修时,禅修状态即是我的意;

当你读经时,经文即是我的语。

然后莲师抓起一把泥土,握在自己的拳头裡,说:

拥有这个,你便拥有我的身。

所以你永远拥有我的身语意,我们永不分离。

穆赤赞普当下便明白此任运而成之塑像的重要性,并且将其隐藏起来,妥善保管。莲师与穆赤赞普的缘结延续多世,然后他们以蒋扬钦哲旺波及后来成为秋吉林巴的牧牛人之身,再次相遇。

钦哲传承这个最重要的伏藏目前存放于印度比尔的钦哲府邸。每当仁波切给予重要灌顶时,便会请出这尊莲师像。许多人在《窍诀藏》灌顶、塔奇拉的《大宝伏藏》灌顶、布姆塘的竹千法会中,都曾经接受过它的加持。据说,只要领受过这尊莲师像的加持,即能在七世之中证悟成佛。

每十二年,猴年之时,这尊莲师替身像的保管人可以制作更多的替身像。宗萨钦哲仁波切现在是这尊莲师替身像的持有者,今年他已制作三次这样的莲师像,每一次皆以极为慎重週全的仪式进行,从准备泥土到酝酿氛围,再到实际的制作。

蓮師代表像「放大悲光」

莲师替身像《放大悲光》是由与一世钦哲仁波切·蒋扬钦哲旺波同时代的大伏藏师秋吉林巴·chogyur lingpa取出。

蓮師授記親見此像之功德:「凡有得以見聞念觸者,少分亦增廣至十萬倍;即使嚐受少許如芝麻,亦能普息病苦諸般障」「當於七世無勤獲解脫。」

莲师在雪域逗留期间制作了许多佛像,藏为地伏藏,后来被伏藏师发现。这些特别神圣的像是莲师和他的二十五名弟子用圣物和舍利制作的,并由莲师亲自加持,成为他未来的代表。

由莲师亲自塑造的莲师替身像被称为:Kutsabs。是莲花生大士最重要和最稀有的伏藏法像,由莲花生大士亲自加持为他自己“身”的代表。

一般来说,他的伏藏像有数百个,但根据许多宁玛派经典,只有二十五个kutsab莲师替身圣像只有二十五尊。

用于制作 kutsabs 的材料包括:

空行母从法界各处收集而来的圣土

来自众神和龙族的珠宝

来自詹布河和玛那萨罗瓦湖沙子的黄金

八大尸陀林和二十四大圣地的土壤,

来自天界的花朵,

各大甘露圣药

大圆满上师(Garab Dorje、Manjushrimitra、Shri Singha、Vimalamitra 等)圣物,如他们的圣发、衣物碎片、舍利、以及所依物品

莲师发与血

蓮師代表像「悉地德盛」

蓮師伏藏替身像《悉地德盛》,欽哲與秋林所取之伏藏。

蓮師授記:「見聞念觸此勝代表像,與見蓮師本人無差別」、「應向此代表像禮供禱;無論共與不共諸悉地,所願無疑皆成盡無餘。」、「總之若人能以專注信,承侍於此蓮師代表像,是人必定不轉低劣生,生聖種姓,速得菩提果」

《蓮師代表像「悉地德盛」之伏藏文》

(耶謝措嘉埋藏,宗薩‧蔣揚欽哲旺波取藏,敦珠貝瑪南嘉恭譯)

蓮師代表此「悉地德盛」,༔
乃是三世諸佛身語意,༔
功德事業總集之主宰──༔
大樂蓮花生尊親自於༔
具緣追隨聚集之眷眾,༔
勇父空行歡喜大園林,༔
多麥[1]貝瑪貴(蓮花莊嚴)之殊勝洲,༔
再度宣說最極深密法──༔
無上《密意集經》法門時,༔
眾門徒為未來有情利,༔
祈請留下金剛身代表;༔
蓮師遂以如電迅神變,༔
普降廣袤十方諸剎土,༔
彼等一切加持勝所依,༔
悉皆匯一趨入光明篋,༔
安奉於大壇城修會中;༔
師以金剛看式意加持,༔
以對寶篋遂化甘露聚,༔
並將人間甚為悉有物──༔
無熱湖之寶砂茵蔯蒿,༔
各處聖地尸林土相混,༔
如是混合復施意加持,༔
乃成璀璨善逝佛子俱,༔
智慧加持匯集之寶像。༔
僅憶念彼悉地妙德盛,༔
而成大樂妙身甚明然。༔
未來蓮師代表度眾生,༔
乃為結緣具義有緣者,༔
廣行利他所依故遺此。༔
具足心意精萃十三訣、༔
五毒煩惱自解脫教言,༔
徐緩流淌慈給[2]匯流處,༔
於彼寶積巖山之山頸,༔
封藏如獅口之磐石中。༔
一朝當有蓮師加持之༔
法主勸請具緣者尋獲;༔
結緣熟解無量利生事,༔
見聞念觸此勝代表像,༔
與見蓮師本人無差別,༔
為利未能得見蓮師之༔
未來信士,留此代表像。༔
是故具信恭敬虔誠眾,༔
應向此代表像禮供禱;༔
無論共與不共諸悉地,༔
所願無疑皆成盡無餘。༔
尤於此見解脫代表像,༔
塗繪眼口抑或敷金泥,༔
是人當得上師身悉地;༔
設若稱嘆此等代表像,༔
是人當得上師語悉地;༔
設若作意於此代表像,༔
是人當得上師意悉地;༔
設若向此代表獻衣飾,༔
是人當得難思受用德;༔
若以此像灌頂行利眾,༔
是人事業無垠等虛空;༔
若供此代表像安奉處,༔
將生悅意天界越量宮;༔
設若承侍於此代表像,༔
生生世世皆斷貧窮苦,༔
具足受用並獲聖者財。༔
此等代表像前懷虔信,༔
三薈供輪便得脫惡趣,༔
十薈供輪能淨業障苦,༔
廿五薈供心願悉地成;༔
設若具足甚深瑜伽法,༔
舉行一百零八薈供輪,༔
是人必謁上師蓮花生,༔
蒙其垂念授記獲加持。༔
設若向此代表獻鮮花,༔
將具智慧威嚴得增勝;༔
設若向此代表獻薰香,༔
能持淨戒利他事無量;༔
設若向此代表獻明燈,༔
諸根敏銳將獲智慧眼;༔
設若向此代表獻淨水,༔
能淨蓋障淨諸病與魔;༔
設若向此代表獻食饈,༔
等持增上食禀財物增;༔
設若向此代表獻妙樂,༔
美名遠揚菩提心純熟;༔
設若向此代表作獻浴,༔
能淨病魔罪障與阻礙;༔
設若頂禮繞此代表像,༔
解脫癲狂昏聵諸病魔。༔
總之若人能以專注信,༔
承侍於此蓮師代表像,༔
是人必定不轉低劣生,༔
生聖種姓,速得菩提果,༔
一如親自面見並承侍,༔
上師蓮花生尊所獲得,༔
福德乃至異熟皆相等,༔
加持悉地無有少差別。༔
上師乃為珍貴如意寶,༔
心中所願依之任運成;༔
蓮師話語恆時不欺誑,༔
故我乃為後世留此言。༔
應斷猶疑生起虔敬信,༔
若無懷疑心願必定成;༔
後世眾人!應由衷祈請!༔
殷重受持此語!三昧耶!༔
印!印!༔
如是宣此一切利生法,༔
最殊勝之典故益精要,༔
依照大悲主宰上師語,༔
措嘉我乃撰此祕文句,༔
藏於空行聚所文跋札(璀璨巖);༔
將來天子轉世名惹納,༔
持鄔金教度眾最勝洲(秋居林巴),༔
緣分乃在五濁最濁時,༔
除眾憂惱降臨迅如雷;༔
具足密行甚深緣起友,༔
尋獲諸般最勝如意寶,༔
君王父子後學大眾俱,༔
乃成如願受生持教者、༔
供養聖教施主之主尊,༔
如理滿足具緣者希願,༔
結緣熟解事業臻圓滿。༔
三昧耶!印!印!印!༔

化身大伏藏師秋居德欽林巴於貢對(Go-stod)[3]文跋札迎請出幻化紙片,從中抉擇而出,並逐步寫為文字。海生上師歡喜之徒欽哲旺波撰。善哉!薩日哇薩埵毗摩雜跋延度!
恭譯於二零一七年七月。願賢善吉祥!

[1]多麥:地理區名,有廣狹二義,此處按狹義解釋,專指康區。
[2]慈給:地名。在此表示此伏藏是在慈給的河川匯流處取出的。
[3]貢堆是蓮師與帕當巴桑傑曾經修行的殊勝聖地,後來許多祖師大德都曾予以加持。秋居林巴與蔣揚欽哲旺波曾在此地取出許多伏藏。《秋林新伏藏》中甚至有收錄專門介紹此地的短文。

翻譯緣起請參見:
【關於蓮師代表像「放大悲光」和「悉地德盛」之伏藏文】圖像與中譯和英譯ImagesofGuruRinpocheKutsabswithChinese&EnglishtranslationoftheTermatexthttp://blog.xuite.net/yeshi_tsogyal/twblog/519266838
~感謝資深藏文中譯者的翻譯並提供廣傳,若有引用請註明出處,敬祝吉祥如意!

蓮師代表像「放大悲光」

蓮師代表像「放大悲光」为蓮師伏藏替身像,欽哲與秋林所取之伏藏。

蓮師授記親見此像之功德:「凡有得以見聞念觸者,少分亦增廣至十萬倍;即使嚐受少許如芝麻,亦能普息病苦諸般障」「當於七世無勤獲解脫。

《蓮師代表像「放大悲光」伏藏文》

(耶謝措嘉佛母埋藏,敦珠貝瑪南嘉恭譯)

蓮師代表「放射大悲光」,༔
扎加[1]果沃普(鷹鷲穴)之聖地中,༔
蓮花生與智身、業生身,༔
所攝受之廣大徒眾俱。༔
彼時師為數千眾開啟,༔
能解大悲大殊勝之王,༔
最極解脫嘿汝嘎所說,༔
法性自聲現前宣說續,༔
金剛莊嚴祕密甚深義──༔
《總集經》之中圍妙壇城。༔
於彼修製甘露法藥時,༔
遍滿虛空飲血壇天眾,༔
廣袤真實融入所修物;༔
彼時瞻洲遍滿殊勝願、༔
智光、受用解脫之馥香。༔
凡有得以見聞念觸者,༔
少分亦增廣至十萬倍;༔
即使嚐受少許如芝麻,༔
亦能普息病苦諸般障,༔
成就金剛壽與勝韶華,༔
無勤生起大樂之智慧,༔
行境等同嘿如嘎佛故,༔
當於七世無勤獲解脫。༔
俱胝空行吟唱金剛歌,༔
尤其於彼妙藥堆聚中,༔
任運現此精藏蓮師像,༔
稀有大悲光芒遍一切。༔
眾皆欲取,女子我具緣,༔
長時供養並得保管之;༔
終為將來具業緣眾生,༔
能起無量廣大利生義,༔
成就悉地,埋於文跋札(璀璨巖)。༔
一切見聞念觸此像者,༔
實與親見蓮師無殊別,༔
能除一切怖畏苦逆緣,༔
凡諸所求勝共眾悉地,༔
皆無勤賜,有如摩尼寶,༔
實為人與天人供養境。༔
凡此教法珍寶所在地,༔
三根護法海會便雲集,༔
善方天龍大眾自然聚,༔
器情妙相增廣盡無餘,༔
精藏教法亦將長時住。༔
為之塗唇開眼亦必要,༔
因其尤益眾生與教法。༔
其身支分一一之微塵,༔
混合寶泥寶砂茵蔯蒿[2]༔
複製無數代表像開光,༔
將隨信眾虔心現兆相。༔
此像所在之處臻吉祥,༔
必獲加持此乃大悲主──༔
蓮花生尊親言之遺教,༔
智者應當善加銘心中。༔
同理,此像微少之質材,༔
置入雕刻抑或繪畫像,༔
乃至置於翻模泥像中,༔
智慧薩埵當會真實住,༔
製成該像開光同時成。༔
今生來世昔無甚稀有,༔
最勝精藏不埋於他處,༔
於璀燦巖(哦瑟跋威札)空行聚會林,༔
封印乃為將來具緣者,༔
埋此利生如意摩尼寶,༔
無量泉源種子利樂基,༔
如理奉持誓言!三昧耶! 印!印!༔
恭譯於二零一七年七月。願賢善吉祥!

[1] 扎加,按字面音譯應為雜加。該地可能在今日四川省甘孜州石渠縣的長沙貢馬鄉。
[2] 茵蔯蒿:也寫作「茵陳」、「茵陳蒿」,為一種藥用草本植物。

翻譯緣起請參見:
【關於蓮師代表像「放大悲光」和「悉地德盛」之伏藏文】圖像與中譯和英譯 Images of Guru Rinpoche Kutsabs with Chinese &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Terma text http://blog.xuite.net/yeshi_tsogyal/twblog/519266838
以上伏藏文,感謝資深藏文中譯者的翻譯並提供廣傳,若有引用請註明出處,敬祝吉祥如意!

上根器、中根器成就者的圓寂方式

上根器、中根器成就者之圓寂的方式

摘自《中陰總義》朗欽加布仁波切 講述
敬安仁波切 口譯
2012年於美國岡波巴中心

二、死亡中陰

〈一〉死亡中陰的本質
死亡中陰是指與死緣接觸,外氣已斷但內氣未斷之間。在這個階段,如同照鏡子般,自己的面目清晰地反映;生有中陰時修持的法,於此時將清晰地現起、不費力地體解。

〈二〉死亡中陰的顯現形式
死亡中陰示現顯相上,亦依眾生根器不同而區分為上、中、下三等。上等根器者於死亡中陰時,以大圓滿立斷修習者為例,有以下四種方式死亡。

如寶瓶破碎 其身如寶瓶,瓶內的空體與瓶外的空體在寶瓶破碎的瞬間融為一體,於死亡當下,身心融於法性之中,色身蘊體不存。

如柴火焚盡 色身如同柴火焚盡的過程,當柴逐漸燒成灰燼,火也慢慢地熄滅,於死亡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如虛空遍滿光虹 於死亡時遍滿光或彩虹,色身融入光虹中。

如空行般 死亡不留任何蘊身。例如有些行者於死亡接近時,可能告知他人需閉關些許時日而勿擾;待他人日後打開關門,行者身體業已消失,或不捨身體、直接飛身。

大手印行者也會以前述的方式死亡,但稱為「身化微塵」。這些上等根器行者於死亡中陰,因為他們的修證已將色身粗的五蘊淨化,回歸到本初精華的細微之身、離一切垢染,故色身可化為微塵,而沒有五大消融的過程。西藏新舊譯派許多成就者是以這樣的方式死亡。

大圓滿裡提到,行者化為微塵的同時,是展現覺性與利他之時;覺性展現時,行者依自己身體的形狀,可再化現光的身體,即「虹光金剛身」,如蓮師、貝瑪米札大師均有此示現。也就是虹光金剛身已完全淨化色身的蘊體,但能夠再展現如常人的色身。蓮師示現時,藏王想要握蓮師的手,但無法握到,因為蓮師只是光體。此外,直貢法王第十三代達波旺巴化虹光金剛身後,即長居五臺山,雖歷經數代,仍有直貢行者看見達波旺巴法王。虹光金剛身可以再示色身,這點與虹光身有別。

中等根器者有三種死亡方式。

如孩童般 如同小孩在玩耍中可以不知不覺地入睡,行者死亡時間沒有定限─因為對死亡的無有恐懼和疑惑,可無有徵兆地隨時死去。

如乞士般 死亡時不畏懼外境,不擔心是否有親友陪伴或照顧,心無執著地如乞士般任何地方都可死去。

如雪山師子般 行者對外境無有牽絆,如獅子般前往深山獨自等待死亡。
仁波切曾親見幾個上、中等根器死亡的例子,其中第一個例子發生在印度。寧瑪派在西藏有一個很重要寺院是金剛岩寺,在流亡到印度後想要重建,仁波切當時因擔任難民營的管事,所以幫寺方尋覓土地並募集資金,使得金剛岩寺得以重建。金剛岩寺的秘書根卻桑喇嘛,藏文的文法書寫造詣甚高,修證則不為人知。

有一次仁波切在繞蓮花湖時,根卻桑喇嘛認出仁波切,並邀請仁波切到他的住處。根卻桑喇嘛非常感激仁波切對寺院重建的協助,親贈巴珠仁波切三大弟子之一的賈隆丹津察巴所註解的《彌勒祈願文》,並告訴仁波切他是賈隆丹津察巴的弟子。根卻桑喇嘛也告訴仁波切他那一年他可能會死,但仁波切於當時不解其義。

後來仁波切聽說根卻桑喇嘛辭去寺院的職務,前往印度北方卡夏的大樂屍墳林,蓮師示現日光尊者曾經於此修行,但當時已被回教徒所占領,只剩一小塊屬於佛教的墳地。當地人說曾有一位僧人前來,其大半時間住在墳地,偶爾出外乞食,但某日當地人發現僧人已往生。這即是如獅子般的死亡:根卻桑喇嘛原先住的蓮花湖附近是蓮師最殊勝的勝境,但他卻選擇
前往蓮師行梵行的大樂屍墳林死去,不受外境羈絆。

另一個例子是仁波切的上師奔達天津仁波切。奔達天津仁波切原是薩迦派的堪布,非常博學;他也是近代寧瑪派十分有名的堪布那瓊的弟子,所以精通寧瑪教法,而成為寧瑪派的上師。仁波切大圓滿的立斷頓超的傳承即是源於奔達天津仁波切。奔達天津仁波切之後應不丹王后之請,駐錫於不丹,並成為國師。但因為奔達天津仁波切不喜擁有寺院,所以獨自居住於一小木屋,只有其姪兒與負責打掃清潔的喇嘛隨侍。奔達天津仁波切晚年患有氣喘,頂果欽哲法王與敦珠法王都曾祈請奔達天津仁波切長久駐世,但奔達天津仁波切卻說:「當死亡因緣來臨,任誰也無法阻擋。」

奔達天津仁波傳授佛法或禪修時,習慣背部挺直,從不依靠他物。一日,奔達天津仁波突然邀請不丹王后到他跟前,向王后開示心的本來面目等心性教法後,便說:「我已將所學全部教授予你,請善修證。」王后離開後,侍者喇嘛進屋打掃之際,奔達天津仁波對著侍者說:「死亡,死亡,就是這樣。」「啊」一聲後,即輕鬆地往生。之後三天內,奔達天津仁波一直保持著禪定的之姿,其間也出現地震等菩薩登地的吉祥相徵。

至於下等根器者的死亡過程,則歷經五大、五根、以及內在粗細心識消融過程。……

朗欽加布仁波切的岡波巴金剛乘佛學會,其中的聞喜雜誌,可以下載全文:
HTTPS://WWW.GAMPOPACENTER.ORG/

學問頂尖 修行自在-奔達堪仁波切

學問頂尖 修行自在-奔達堪仁波切
朗欽杰布仁波切述
弟子 劉國威敬譯

譯者前言:

朗欽仁波切對其上師奔達堪仁波切的生平事蹟並不是非常清楚,因為他們是到印度之後才認識的。奔達堪仁波切圓寂後,不丹於一九七0 年十二月廿五日的報紙上刊載了一篇記述其生平大要及圓寂經過的報導。朗欽仁波切囑我先譯此文,他再補述報導中未提及的事蹟。

一九七0 年十二月廿五日週五,學問頂尖,修行自在。眾人咸稱波力堪仁波切,心入法界(意指圓寂)。

博學精進,具足諸聖功德之大士乃德格波力寺(spo. Li. dGon.)之堪布,名為圖登貢噶嘉參(Thug. bsTan. Kun. dGa. rGyal. mDshan.)一般人稱堪喇仁波切多傑(mKhan. Bla. Ma. Rin. Po. Che. rDo. rJe. 多傑乃其法名)。年輕時乃米龐仁波切(註1)近侍弟子德格大堪布蔣揚欽意( Jam. dByang. mKhyen. Rab. )之頂尖弟子,學習共通之風水堪輿學問及不共之經論教授,於學思甚為增長,眾人皆稱尊者學問頂尖。後又從白玉寺竹汪貝瑪諾布(註2).宗薩欽哲秋吉羅卓(註3)等頂尖智者行者學習甚多金剛乘之續、論、口訣。眾人皆稱其為真正之金剛阿闍梨。

隨後,特別又從貝瑪拉密札(Vimalamitra)化身(註4)噶陀寺堪布阿吉汪波(註5)處如瓶瓶交灌般,習得大圓滿傳承及深義口訣,獲得此甚深法深義之傳承。年歲稍長,至衛藏桑耶等,慶普、洛札、大共等聖地朝禮及修行,獲得許多現量秘密成就。

中進入西藏後,仁波切逃至印度成為難民。在此期間毫無厭倦的教導許多學生學習論,疏,風水等學問。

不久前,仁波切於火馬年(1966)至不丹之普塘地方朝聖,不丹國之皇太后迎請仁波切暫住彼處教導許多甚深教法及口訣,特別教導許多「龍欽七藏」(註6)的其深教授。

仁波切七十四歲時,心中略生「有為無常」之念,不丹皇太后等近侍弟子均特別祈請其常住於世也。頂果欽哲仁波切(註7)亦鄭重請求其常住世,但仁波切並未明確答應。

鐵狗年(1970)九月十八日仁波切在毫無病痛的情況下突然氣喘。九月二十三日上午不丹皇太后至仁波切尊前詢問病況。仁波切交代近侍弟子:「準備些穀物。」並吩咐皇太后用穀物向上師做曼達供養手印。當維那師領眾誦完供養文後,仁波切向皇大后說:「今天我將大圓滿的所有教授做最後半小時的總集講解,至今我仍非常感激您對我的供養,我雖不能常住於世,但我對您的恩德不會忘記,我會為您迴向祈願。」

下午兩點,仁波切向近侍弟子不塘比丘謝若佳參(Shes. Rab. rGyal. mTshan.)說:「心性無有,唯入光明。現在,死,死,如是,阿、、、。」禪定姿勢進入涅槃,眼視虛空,心入法界。

那時附近地區均感到些微地震,以及天空有震耳聲音。七日間仁波切的尊容一直維持禪定之姿,並且更顯光彩。眾人均可聞到香味,顯出仁波切平常不為人所知之戒體。九月三十日其聖意離開遺體,於是為其沐浴更衣,全身塗以純金。種種供養不可思議,成百僧眾為仁波切日以繼夜的誦念供養。

仁波切生前遺言交代他過世後要請敦珠仁波切(註8)為其主持後事。敦珠仁波切遂於其駐鍚寺院噴措林(Phun. Tshogs. Gling.) 舉行荼毘大典。藏曆十月五日,敦珠仁波切及宗薩欽哲仁波切主持「金剛薩埵」及「文武百尊」等兩座修法。

在荼毘前,天空出現清澈白色的圓形虹幕,許多人都親眼見到。茶毘之後,其舍利有五歲孩童一握的數量,各色均具、、、,亦有如白玉般之舍利。荼毘時,其頭骨(嘎巴拉)由荼毘塔東門迸出,絲毫未損。

仁波切之紀念舍利塔分三座,由敦珠仁波切,不丹皇太后,及仁波切之近侍侄子貢噶慶列(Kun. dGa. Phrin. Las. )建造。

具信不肖弟子比丘南卓桑波(rNam. Grol. bZang. Po.)等敬獻。

以上為不丹報紙之記載。

奔達堪仁波切的生平事蹟我知道的並不多,但是我從他那裏習得許多不共的大圓滿口訣教法。那時候因為我沒有護照,所以不能常常親近。

奔達堪仁波切年輕時是德格地方薩迦派波力寺的堪布,對佛法上的薩迦十三論及世法的流日、命相、風水、醫術都甚精通。

關於流日、命相,仁波切曾和我說:「以前中进入西藏時,我事先都能算知他從哪裏來,但沒有用,我只能知道從哪裏逃。」關於他的醫術,他也說過,「這些道理以前我非常清楚,但太多人來問這些事,太累,修行的時間都浪費了。」

所以在德格的時候,他將其醫術傳給四位弟子,向他們說:「我將所有法門傳給你們,以後我再也不替人看病了。」

奔達堪仁波切說;「現在學大圓滿的人不多,所以我耍精修此一法門。」所以後來向阿嘎堪布學習大圓滿。後來他的大圓滿成就連敦珠仁波切都向他頂禮,稱許他是寧瑪遍智堪布。

以後仁波切去拉薩,桑耶寺等地。那時有─奔達(sPom. mDa)家族的商人在拉薩做生意,他對仁波切很尊敬,供養房子讓他修行,所以以後很多人都叫他奔達堪仁波切。

奔達堪仁波切的佛法教授非常精妙,口才妙絕,慢慢引導學生瞭解教法。他的辯才也是頂尖,近代有他這樣一般智慧的人是很少的。

他平常一向都是正襟危坐,連椅背都絲毫不靠一下,別人勸他靠一下無妨,他說:「不行,今天靠一下,明天靠一下,久了就會懶散,我還是這樣比較好。」

他滿喜歡喝酒,但他說:「我是出家人,別人看到不好。」有時我私下買酒請他喝,他說:「我們現在修大圓滿,酒和水是一樣的。」尤其他喝完以後,講的話全是佛法,而且是甚深不共口訣,一點廢話都不說。

我從奔達堪仁波切那習得許多大圓滿法門,他並且將自已的一部「普賢無上心要」註疏筆記(註9)及另部他從紐虛仁波切那裡學大圓滿的筆記送給我,我一直保存在身邊。

奔達堪仁波切的侄子管家貢噶慶列和我說:「仁波切很重視你,他圓寂前,囑咐我說,「我的舍利子不要給太多人。他給了我一些名單,上面特別提到你。」所以我一直保有仁波切的舍利。

貢噶慶列還曾說過:「荼毘大典時,不丹皇太后因為悲傷仁波切圓寂,就將銀飾投入荼毘塔中,開塔後,從塔中找出銀質的奔達堪仁波切像。」

我從小到大有四位主要的上師,幼時是甘瓊仁波切,長大後是雍吉瑞津仁波切,奔達堪仁波切,以及根本上師昆努仁波切。我一直感激他們對我教導的恩德。

註 1
米龐仁波切(Mi. Pham. Rin. Po. Che.)人稱局米龐,全名米龐,蔣楊南杰佳措(1846-1912),生於四川石渠縣,乃十九世紀寧瑪派學問修持兼具之成就者。著有關於聲明,因明,醫藥,曆算,顯密佛教,詩歌,議論,儀軌等著述三十二卷。

註 2
竹汪貝瑪諾布(Grub. dBang. Pad. Ma. Nor. Bu.)。指寧瑪派白玉寺,第九任寺主-第二世貝瑪諾布仁波切(1887-1932),法名貝瑪棍桑天津諾布(Pad. Ma. Kun. bZang.bsTan. Tzin. Nor. Bu)。

註 3
宗薩蔣揚欽哲秋吉羅卓(rTsong. gSar. Jam. dByang. mKyen. brDze. Chos. Kyi. Blo.Gros. 1896-1956)乃蔣揚欽哲汪波( Jam. dByang. mKyen. brDze. dBang. Po.1820-1892)之第二世轉世,乃本世紀最著名西藏成就者之一,持有一切傳承教法,乃「利美」(Rig. Med. 意指無派別)運動之中心領導人物。其弟子索佳仁波切曾補述其懿行,「他是位領導人物,在他所做的一切事業中,他總是推動和平及統一,在寺院有困難時幫助他們;發掘不為人知的偉大行者;鼓勵勢微之傳承持有者,幫助他們以便為眾人所認識。他就像塊大磁鐵般,本身就是個活生生的修
行中心。無論有任何計劃要推動,他都能請到最好的專家及工匠來執行。從國王到貧民,他都給予最無私的人格陶冶。任何人在見過他之後都不會沒有一段有關仁波切的故事的。」

註 4
貝瑪拉密扎為大圓滿早期傳承之祖師。曾預言自己每隔百年將化身於西藏,以振興大圓滿教法。

註 5
阿吉汪波(Ngag. Gi. dBang. Po. )。普稱珂嘎堪布,亦為本世紀初期寧瑪派成就者,為米龐仁波切及紐虛龍多(十八世紀成就者巴初仁波切密行第一之弟子)之弟子,遵師命一生居於噶陀寺教導弟子,近代許多成就者均出自其門下。

註 6
龍欽七藏。十四世紀寧瑪派成就者龍欽饒將所著七論-宗義藏、妙乘藏、如意藏、口訣藏、法界藏、理路藏、詞義藏。

註 7
頂果欽哲仁波切(Dil. Go. mKhyen. brDzre. l910-1991)是蔣揚欽哲汪波之意化身,今世寧瑪派大圓滿傳承之重要行者,亦是寧瑪派之領袖,並且是包括達賴喇嘛在內等著名行者之上師。一九九一年九月廿七日圓寂於不丹聽普(Thimphu)。

註 8
敦珠仁波切(bDud. Joms. Rin. Po. Che l904-1987),為十八世紀寧瑪派取伏藏者(gTer. sTon)敦珠林巴(bDud. Joms. Gling. Pa. )之轉世。除其修行成就外,並為今世著名之西藏史學家,詩人、書法家。前一任寧瑪派領袖。

註 9
普賢無上心要(Kun. bZang. Bla. Med. Shal. Lung)。為十九世紀寧瑪派成就者巴初仁波切(dPal. sPrul. Rin. Po. Che. )所著之佛法論著,為近代重要之西藏史籍。民初劉立干漢譯為「大圓滿廣大無上心要」,郭元興譯為「大圓滿龍欽心髓前行引導文」,台北密乘出版社均有翻印版本。

莲花生大士:能有效地對治煩惱,才是真正的禅修。

摘自《空行法教》蓮花生大士

蓮師說:不管你禪修空性或任何事物,除非它能有效地對治煩惱和世俗,否則皆是錯誤的禪修。任何無法抵消煩惱和世俗的事物,只是墮入輪回的肇因罷了。

任何你聞、思、闡述的法教,若能有效地對治煩惱,並且能幫助你整個人生起正法,那麼這方稱得上是大乘法教,且是無謬誤的。

不管你宣稱自己是如何地精通於研讀、釋義、修持,倘若你的動機只是貪圖世間八法,那你的行為就是所謂的黑心修法。不管如何,最基本的是禪修情器世間(即宇宙和所有的眾生)皆是幻影,不要讓你的執著和攀緣越來越強。

「大瑜伽士」純粹是指離於一切的執著和攀緣。

大圓滿之「本淨」

摘自《聞喜雜誌》朗欽加布仁波切中陰開示

朗欽加布仁波切:

…最後「增」融於「得」,回歸到「不變的明點」,三毒的細微意識完全斷滅,呈現一片黑暗。此時,阿賴耶識融入於法性,本初清淨之法性展現,是大圓滿所稱之「本淨」。心極度清明,遠離一切戲論與能、所二執,為「法界體性智」之現。此光明智慧完全消除最細微的七種癡的煩惱,呈現經教四空「大空」。

這三個過程中,有些人皮膚略呈黑褐色,依其顏色的變化,有經驗者可推知其顯、增、得的進展,但皮膚顏色稍後即恢復原狀。

在三毒完全斷滅之後,是最接近空性之時,呈明空無別之「究竟空」。通常隨眠的習氣平常不易察覺,只在特殊外緣下才顯現;此時由於三毒已漏盡,所以隨眠習氣清晰可見。

此明空之覺依個人生前之修證而有差異,若無修證,一般人泰半會感到恐懼;其過程時間長短因人而異,有些是彈指剎那之間,有些可達數小時、數日之久。也因此方有「往生三日內不碰觸屍體」之說。

顯、增、得三個過程結束、黑暗消失後,即顯現我們心性本俱之基的「母光明」,此明空無邊之光明猶如秋天之虛空,遠離雲彩、水氣與風塵,清明蔚藍。這個光明也就是眾生本俱的「如來藏」、「佛性」。

如是「佛性」無有差異,雖微小如螻蟻者亦俱,但因習氣垢染使我們無法認知。續部裡,稱此「本俱之基」為「光明」。

續部所稱的「母子光明會」意思是:於生有時,依上師指示之口訣修證,證知心之本面之「子光明」。於死亡三毒完全漏盡後,所現的是本俱「母光明」。若於母光明顯現時,行者依其生前修證之子光明的覺受而認知母光明,二者融為一體,即為「母子光明會」

印度南卓林寺專修“蓮師七句祈請文”的成就者─雅瑪滾波

印度南卓林寺專修“蓮師七句祈請文”的成就者─雅瑪滾波
貝瑪慈寧 整理記述

西元2000年以前,寧瑪派白玉傳承領袖 貝諾仁波切所創立的印度南卓林寺,存在著一位唸誦修持“蓮師七句祈請文”的成就者,他就是白髮年老、駝背赤足的僧人─雅瑪滾波!
雅瑪滾波不識字,完全沒有辦法寫字或唸經,因為他未曾上學讀書,從年輕到老都只是法王 貝諾仁波切的在家侍從。晚年的時候才披上僧服,現出家相。

他什麼經典和祈請文都不會唸誦,除了少數的短咒以外,唯一精通而致力唸誦的法門,就是“蓮師七句祈請文”!

四十多年以前藏人流亡印度之時,當年他跟隨法王 貝諾仁波切從西藏離開,擔任法王的侍衛,歷經生命危險抵達印度,畢生為法王忠心不二的弟子,為奴為僕地服侍上師。

跟隨法王抵逹南印度之後,因為南卓林寺剛開始興建,雅瑪滾波參與了興建寺院的工作,做了長時間的苦工。

其中,像是四十多年以前當時寺院與附近的“古夏納卡”鎮之間,隔著一條河流;印度人為了行走捷徑,都會趕著牛隻過河,可是因為沒有橋樑,牛隻過河的時候馱負貨物涉水極為困難,總是會遭受鞭打而皮開肉綻。

法王 貝諾仁波切為了利益牛隻與大眾,於是決定自費建造當時印度成本極高的水泥橋,於是 雅瑪滾波就在 法王的一聲令下之後,就在為期三年的時間裡,白天隨著工人一起建橋監工,夜間就獨自睡在工地的草屋裡,負責看管建材,那個時候附近都是森林和莾原,時常野獸出沒。

猶如上述,雅瑪滾波一生唯有遵照 法王旨意行事;晚年則由 法王親自傳授大圓滿法要訣。從此日夜長坐不臥,成為不倒單的禪定修持者。證境高深,禪定自在,可直接與蓮師與護法聖眾對談溝通!
但是,外相上他也只是一位年老瘦弱的平凡老僧人~~~
晚年,他住在 法王的特別護法殿外面,一間用水泥簡單砌成的簡陋小屋子。那是連一般人走進去都不能站直的小屋子,而裡面也是極為簡單的佛堂,簡單到可以用破舊不堪來形容,只有幾幀破舊的發黃損壞的紙佛像。

雅瑪滾波他本身所擁有的物品,唯有唸珠一串與幾片如垃圾般的座塾,以及一瓶別人遺棄的珈啡色圓腹小玻璃瓶。那是 雅瑪滾波拿來裝甘露丸混水的“寶瓶”!

雅瑪滾波對於法王 貝諾仁波切 咕嚕仁波切(蓮師)及有著堅強無比的信心,總是默默實修。

剛開始,人們並沒有發現這位駝背的老人是位大修行者,直到發生了一些事情。

有一次,寧瑪派傳承在印度的第一學府重鎮─南卓林寺內設立佛學院學生為大殿油漆粉刷,雅瑪滾波駝背的身影也在此時悄悄的不請而至。

雅瑪滾波慈祥鄭重地告訴他們:“昨夜蓮師告訴我,說佛學院油漆的學生有障礙,明天暫停粉刷才好。”

佛學院的學生以為年老的 雅瑪滾波腦子有問題,於是笑著虛應以外,就打發他離開了。離開前,他告訴學生們:“如果你們明天不願意停工,也請記得要唸誦蓮師七句祈請文或心咒、或者是綠度母心咒”!
第二天,其中有一位學生半信半疑的一邊持誦綠度母心咒、一邊跟同學們一起站在高疊的椅子上油漆。結果真的發生了危險。突然之間椅子都垮了下來,最後只有那位同時持綠度母心咒的學生墜地後毫髮無傷,其他的學生都分別受傷在地。

於是,從此以後開始有許多人會前來問他一些未來的事情,雅瑪滾波都一一作答,而一切的事情都如同他所說的一樣應驗。

甚至,曾經有一次某人前來請問未來的某件事情,沒有想到雅瑪滾波卻直接回答他說:“請您不必再費神多問未來的事,因為七天之後你就即將要命終了”!

那個人聽了以後雖然緊張,卻也半信半疑,結果七天之後果然就死亡了!

這件事使得大眾譁然,也使得許多人更加驚嘆見識到 雅瑪滾波預知未來的神通不虛。

但是,法王 貝諾仁波切知道這件事以後,非常不悅,就對 雅瑪滾波說了一句:“你怎麼那麼多嘴!?”於是,他就為此禁語了一年左右,不再回答任何人問題。

直到後來因為法王常常外出寺法不在寺院,所有僧俗有事難以找人請問而感到非常麻煩,於是請求法王允許雅瑪滾能像以前一樣以神通預知為大眾解惑,他才在法王的允許下,再次開口幫忙大眾。
雅瑪滾波回答他人所問的問題之時,都是剎那間雙眼不閉的進入甚深禪定,然後再剎那出定以定中所見回答問題,不需要藉由任何占卜的器具或是特別的準備。

筆者曾經有幸位於南卓林寺最初的八大佛塔旁,親眼見識 雅瑪滾波回答問題的過程,實在由衷感到驚異和希有!

曾經,南卓林寺波發生了一件大案子!一位印度人被人殺死,清晨被發現陳屍在寺院旁邊,有一位寺中的僧人被印度警方誤認為是兇手而被抓走。

法王 貝諾仁波切當時身在國外不方便立即歸回處理,於是電話中指示寺裡開始修護法。

結果隔一天,雅瑪滾波告訴大家,昨晚護法神直接跟他說:“兇手抓到了,那個兇手是個印度人!現在護法們已經進入那個兇手的體內,把持了他的心臟和心智。現在因為距離太遠,護法正在帶著那個人回到寺院此地,再過三天就會到達!”

果然,過了三天就抓到真正的兇手。兇手是個印度人,原因是為了五十元盧比而臨時痛下殺手。兇手自動回到寺院的時候,整個人是神智不清的狀態,嘴巴裡面還承認自己是殺人犯!當然,免不了被寺院圍觀的群眾一陣追打。

大家都知道 雅瑪滾波是一位“竹透”(成就者),總喜歡跑來問他很多問題,他總是說:“念蓮師七句祈請文啊~~~就不會有障礙!”也總是這樣叮嚀別人。

像他這樣的成就者,也同樣保持著自己往昔的作風,不管別人是否對他恭敬或相信,他始終住在破落的小屋裡,生活的條件不需要改善,只有晝夜無間斷地祈禱上師三寶!

見過他的人,都可以感覺到他真的是一位刻苦實修的人。如果有人供養他金錢,他都會希望施主直接供養法王;即使是為了圓滿施主的資糧要收下供養,他還是不留分文地全部拿去供養法王。

在他往生前二、三年,他曾經表示:“人生和輪迴太苦了~~~等到怙主 貝諾仁波切準備興建的蓮師大殿落成,我也要走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如同往昔身為護衛的職責一樣,悄悄的巡視 法王興建大殿的所有大小工程。曾經,他私下告訴熟識的僧人:“為了使 法王與建大殿的工程順利,無數的護法都圍繞在工地的虛空與地面,防止強大的障礙產生”。

每天,他也會以赤祼的雙足繞行寺院一周以上;大家都說這也是雅瑪滾波不改往昔身為護衛的本色,繼續以自己的能力默默護持 法王的度生事業。

南卓林寺的蓮師大殿落成後,有一天據說是法會的時候,雅瑪滾波被擁擠的小喇嘛們無意推倒,引起了併發症,長時間都沒有痊癒,終於在西元2000年的時候,示現圓寂。

在他圓寂前幾天,雖然已經身體虛弱,臥病在床,但是精神仍然非常清明。

圓寂之後,法王指示以土葬的方式,安置他的色身在南卓林寺附近尼師院的後方。法王也把他的白髮剃下保存作為紀念。
筆者唯恐年歲日久會逐一忘失曾有的見聞和記憶,於是努力試著記下關於 雅瑪滾波的事蹟。

畢竟筆者與其有過數面之緣,也曾有幸恭敬扶持其手同行南卓林寺外圍、一起在現今南卓林寺小學部的後方一起在午后的微風中遠望著南卓林寺……如今德者早已不在,筆者為表追思與激勵大眾修持蓮師法門之故,僅記於2007年8月23日台灣台北。

想起 雅瑪滾波他老人家,筆者的耳邊就會響起他每一次由衷的關心叮嚀:“唸蓮師七句祈請文啊~~~就不會有障礙!”

莲花生大士:保任本然的見,而修習大悲心。

摘自《空行法教》蓮花生大士

蓮師說:當你堅毅地修持佛法時,始終將任何身、語、意的善根都轉向利他是必要的。

首先,慢慢地在最細小的行為上如是修習,假以時日,檢查自己是否仍受到自私自利的污染。

如果你仍保有絲毫的自私之心,就無法成功。確信要不受到任何私心的染汙。

大乘和小乘的差別就在於菩提心的生起。

差異的產生不在於見,而在於悲心。

因此保任本然的見,而修習大悲心。

為了自、他的利益,永遠摒棄輪回之苦。一再修習對輪回的出離之心。

修習他人之苦的負荷由自己來承擔。

首先修習視所有眾生如己。修習覺受他人之苦是你自身之苦,接著修習珍愛眾生更勝於己。

修習大悲心,不由自主地要為了他人福祉而行。

大乘一詞純粹是指珍愛他人更勝於己。大乘從未說是只追求自己的快樂而無視他人的痛苦,或認為自己是比較重要的。

祖古烏金仁波切:了悟的轉移

摘自祖古烏金仁波切自傳《大成就者之歌》:

有一天,我父親在凈觀中見到他的上師騎著一頭獅子在空中。在此次凈觀當中,上師也傳授了他包括直指無別覺性覺醒狀態之心性教授的禪修口訣。而從這個凈觀里,我父親似乎得到了我們稱為「了悟的轉移」的加持。人們說從那時起,我父親完全變了個人,幾乎沒有人的態度像他那麼溫和。

如同他自己所說:「我不再是個固執、苛刻的修行人,就好像一團泥塊已經化為塵土一樣,我感到全然地自在。」

我父親私下告訴我這件事:「從那天開始,我的心就像太陽閃耀在無雲的晴空般。」

這是真的。許多人跟我說,從那時開始,我父親變得極為溫柔,對每個人都懷著敬意與純然的感激,不論是誰都一樣。我父親也獲致了穩固的無二覺性,也因此,他視群秋為究竟的根本上師,並說:「這位大師是對我最仁慈的一位!」

做了這個凈觀之後不久,就接到了群秋圓寂的消息。

莲花生大士:你無法了解別人,所以不要批評別人。

摘自《空行法教》蓮花生大士

蓮師云:

你無法了解別人,除非你已證得般若,所以不要批評別人。

一般而言,所有眾生的本性皆是任運圓滿的佛,眾生皆具佛性。

所以不要檢驗別人的過錯或迷妄。

不要檢驗別人的可能限度,而是檢視自己能改變多少。

不要檢驗別人的缺點,而是檢視自身的缺點。

敦珠仁波切:本觉的禅修

文章来自网络

直观普贤王如来之脸:本觉的禅修
敦珠法王·无畏智慧金刚 著
译自Counsels from My Heart 《我心中的忠告》

礼敬上师!
莲花生大士曾说:
不要去探究外境的根源
你应探究心性的本源
当你体悟到心性的本源时
你只了解一件事, 但是所有一切皆因而解脱
如果你没有体悟到心性的本源
你虽在知道一切, 但你没有一件事是了解的。

当你开始要作心性的禅修时, 在坐姿上要留意的是背干要打直, 让出入息能自然顺畅。凝视前面的虚空,眼半开半闭。念及一切如母有情的利益, 你要进行直观普贤王如来之脸…本觉的禅修。

至诚恳切地祈请与乌金上师一莲花生大士无二无别的具恩上师, 之后将我们的心融入上师的心, 安歇在此安定的禅修心境上。

一旦你的心安定下来之后,你会发现你无法恒久安住在此空性、明晰的本觉上。你的妄念会开始蠢动, 就像猿猴般东奔西跳, 片刻不宁。此时, 你所经验的不是心的本性, 而是妄念! 如果你执着于它且随念奔驰的话, 你会发现你会忆起许许多多的事情, 会想起各式各样的需求及计划种种的活动等等。

就是这种意识活动在过去把我们绑在轮回里头, 且无疑的将来会让我们持续地在苦海中翻腾, 求出无期。能够斩断此似乎永不止息的妄念暗流那该有多好啊!

倘若你有办法挣开这妄念的锁链的话, 会发现甚么呢? 这本觉就像甚么呢? 它是空性, 清澈, 不可思议, 轻松, 自在与喜悦的! 它是远离种种概念束缚, 不受各种属性所羁绊的。它含摄整个轮回与涅盘。

自无始以来, 它是我们本自具足的。我们从未曾离开过它, 然而它却全然不在我们“行动、营求与想象”的范畴之内。

但是, 或许你会问, 认得此觉性…本觉的脸的情形就像甚么呢? 虽然你能经验到它, 你却无法描述它… 这就像一位哑巴要去描述他的梦境般是不可能的! 你没有办法去区隔安住在此觉性中的你与你所经验的觉性。当你非常自然、赤裸裸地安住在此广大、没有边际的本觉心性中时, 那些片刻都难以休歇的恼人妄念…所有那些带给你许多麻烦的回忆与计划等等…都将失去力量!它们会在消失在此宽广、如万里无云般的觉性中。它们会破灭、瓦解与消逝。在觉性中,它们的所有力量都会消失殆尽!

你本身确实具足此觉性。它是清激、赤裸的法身智慧。但是, 谁能让你明见此觉性呢? 你应将心安于何处呢? 你应生起何等的定解呢? 一开始, 是你的上师将此觉性介绍给你。之后, 当你认得此觉性时, 你就要自己恒常安住在此心性上。所有轮回与涅盘的种种现象无非是此觉性的展现。你只要将心安住在此觉性上即可!就像是大海的波涛一般, 它自大海中升起, 最后也消失、融入此大海; 相同地, 所有的妄念最后也会汇归觉性中。对它们终将消融“要产生定解”如此你将发现你会处于一种完全没有“禅修者与禅修对境”的境界…完全超越禅修的心境。

噢! 在此境界中或许你会认为应该可以不必再禅修了吧! 但是我必须告诉你, 你还是必须继续禅修下去! 光认得此觉性并不能让你获得解脱。从无始投胎受生以来, 我们的心被无明与染习尘封己久, 在这漫长的迷糊期间, 我们的每一刻皆成为妄念可怜的奴隶。而且当你寿终正寝时, 你会投生于何处是一点儿也不确定! 你会随业迁流,受无量苦。这就是为甚么你必须继续禅修以安住在心性上的原因了。

一切智法王龙钦巴尊者曾道: “你或许能认得你的心性, 但如不借着禅修以熟悉地安住于此的话, 你就像是在战场上被遗弃的婴儿一般, 会被你自己的妄念敌军牵着鼻子走。”

以一般通俗话来讲, 所谓的禅修是指籍由任运自然、恒久地专注, 日益熟悉地安住在本初不捏造的心性上。它意味着熟悉于于此本觉心性灵光独耀, 如此烦恼与执着会自然剥落。

我们要如何熟悉于安住在心性上呢? 当你在禅坐时, 妄念来任由它来, 不必视它为敌人。当它们生起时,就在生起时松坦而住。相反地, 若妄念没有生起, 也不必紧张担心它是否会生起。你只要在此无念的境界中安歇即可。倘若粗重的妄念倏地在禅坐中生起时, 要认得它是很容易的。但是细微的心续暗流, 却往往是事后才警觉到它的存在。而这个就是我们禅修的窃贼, 所以恒常保持极为明朗的观照力量是非常重要的, 倘或无论在上、下座、行、住、坐、卧中, 你皆能恒常安住在本觉心性上, 那就对了!

伟大的莲花生大士曾道:
虽然有一百件事情被解释, 一千件被告知
你只要掌握一件事即可
了解一件事, 所有一切悉皆解脱
安住在你的本觉心性上

往圣前贤也曾说过: 如果你不作禅修的话, 你无法获得定解; 如果你作禅修的话, 你将获得定解。但是, 这会是何种定解呢? 倘若你以一种坚毅、喜悦的心境来禅修的话, 一些安住在本然心性上的征兆会出现。对二元熟悉外境所孳生的强烈执着会逐渐减弱,对苦乐、顺逆、希惧等所生的烦恼缠缚会日益消逝。你对上师的虔诚心及其所给予的口诀之信仰会与日俱增。

直到有一天, 你紧绷、二元能所对立的态度会如蒸气般蒸发消失, 你将到达一种黄金与石头、食物与垃圾、天神与魔鬼、善与恶、天堂与地狱悉皆平等一味的境界。但是在你达到这个境界之前(当你还陷入二元的意识境界里) , 善与慧、佛国净土与地岳、苦与乐、业与果…这些对你而言都是真真实实的!

如同伟大的莲师曾云:
“我的见地比天空还高, 但是我对业果的抉择取舍比粉末还细”
所以切勿放浪形骸, 声称自己是伟大的大圆满禅修者, 而实际上只是一名满口臭酒味, 整天在不良场所厮混的劣汉!

具足清净虔信与三眛耶誓句的稳固基础, 并以坚毅、喜悦,不松、不紧的心境来禅修是极为重要的。倘若你能完全放下今生的俗务与营求来禅修的话, 你确能证得深奥大圆满的不共成就!为什么要等到来生呢?! 你可以在现今当下直登本初城堡。

这是我如心中血般的告诫。请谨记在心, 须臾勿忘!

晉美彭措法王:超度者的必要條件

文章來自网络

「為他人超度的人,必須具有生起次第、圓滿次第、大圓滿的實修境界,必須明確了知亡者現在正走向中陰的何處、正感受著怎樣的苦樂、心中正顯現著什麼。而且,超度者要有自在投生的能力。如果自己還沒有到達解脫之地,就沒有辦法帶領別人到達解脫之地。

不過,雖然有句話說“尚未獲得聖地,不能超度亡人”,但如果你有無偽的慈悲心,對亡靈生起特別的悲心,在這種心態的驅使下超度,那麼依靠菩提心不可思議的威力,也會對亡者有利益。即使不會給亡者帶來很大的利益,但自己享受信財不會有任何障礙。

念誦破瓦的時間,是在臨終者內氣未斷、三次大喘氣後外氣趨於斷絕的那一刻進行超度。對著屍體做超度,基本上就是把亡者的神識融入屍體中進行超度;有的會立一個靈牌,讓神識融入靈牌進行超度。個別人可以直接將六道中任何地方的眾生,超度到清淨刹土。

當死者知道是自己的屍體時,他們感到非常非常巨大的痛苦,並產生一種恐懼感、骯髒感。也有人說,當身心已經分離的時候,不可以再把那個亡靈勾招回來。

有人可能會問:“如果是一個具有本來清淨直斷和任運自成頓超這種實修境界的修行人,那就應該在死後馬上成佛。雖然他不需要破瓦法,但難道不能對這些傑出的上師做超度嗎?”

在傑出的上師身邊,如果有一個誓言清淨的金剛道友或弟子念破瓦法,那就像駿馬加鞭一樣,會有更大的利益。

特別是,有罪的人需要超度。如金剛持佛親言:“每日殺梵志,造五無間罪,若遇此教授,無疑得解脫。”比如一個人殺了幾百個眾生,造了各種各樣的罪業,如果能得到真正的破瓦法,就不會被罪業所染。破瓦法不需要觀修很廣,行人無有賢劣、男女、罪重罪輕的差別,通過強制手段可以將亡靈引領到清淨刹土。因此,大家要努力精進實修破瓦法。」

莲花生大士:一整天的修持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莲花生大士对益西措嘉佛母的教言

白天时,要把一切感知和觉受视为梦境一般,内心松坦,让一切随顺自然而发生,不要造作,也不要试图想用分别心去修正什么,一切都应该是平和、自在而开放的。让身心休息,心中一片清明。

到了晚上,内心要保持清醒,以此为修行的根本。不要让自己掉入昏沉痴闇之中,要随时保持内心的明晰和灵敏的觉知。

半夜时,要将法融入睡眠之中,心中要有一个很强的信念,即使在做梦,也要让自己清楚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这样修行,你就可以保持梦中不离法教的行持,而从噩梦中解脱出来了。

早上醒来时,则要以法为修行的根本。

一旦醒来,马上就将法教融于心中,不要掉入昏沉散乱,要精进而保持觉知,不要偷懒散慢。专修的时候,不要穿别人穿过的衣服,因为那会玷污你的修行。要严格遵守平衡的饮食习惯,不要吃太油腻的食物,因为油腻的食物容易干扰你内心的平静。
闭关时,不要换床或改变打坐的位置,否则,禅定的境界会受到干扰,打坐也会遇到一些突发性的障碍。不要认为一次发愿就足够了,要记得天天都必须发愿,否则修行容易变得松散。

闭关时,可能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境界,不要执着于这些境界,也不要有分别心;不要迎合或排斥这些境界,要顺其自然,心时时处于自然状态之中,如此持续修行就可以了。闭关时,一定要严格自律,接受不舒适的条件,不管任何事情发生,都不要轻易提前出关,不要轻易地向困境低头。

上座与下座无二,只有这样你才能证得空性。

禅定时,你要如法而行,不用意识思维,但心中一切要明明了了。

出定时,你要深深领悟一切现象皆无自性,自性本空。

不要执着于空性所显现的各种境界,也不要为这些境界而感到兴奋、好奇;做到这一点,你自然会达到禅定与出禅定无别的境界;此时的你自然会从思绪中解脱出来,一切现象自然烟消云散,蓝天现前。

为了避免战争,莲师讲了很多方法,其中一个就是修忿怒莲师

莲师八变之八【怖畏金刚】-咕噜多杰卓勒

文章来自网络

仁珍千宝仁波切:

为了避免战争,莲花生大士讲了很多种方法,其中一个就是修持忿怒莲师金刚怖畏。

不丹、尼泊尔,很多地方都修建了很大的忿怒莲师相。

二世敦珠法王在传记里说保住他生命和教法的就是忿怒莲师金刚怖畏。

敦珠法王一世到第三世的传记,我汇整之后翻译成了中文和英文,现在台湾出的这本书就是我写的。我写的时候看到过敦珠法王的一些信,和他的普巴金刚和忿怒莲师的法本。

我的上师夏札仁波切平常给人加持的时候,修龙萨宁波的忿怒莲师比较多,但他自己推广和修持莲师金刚怖畏。

二世钦哲、敦珠法王、顶果钦哲、夏扎仁波切等等,很多大德都推广这个教法。这个法门比较详细的仪轨有可能是最早的仪轨,是噶陀派的敦都多杰大师的仪轨,这个仪轨比较长,很完整。

嘉春宁波也有这个法门,嘉春宁波的莲师金刚怖畏的法本后面记载有十几页的预言,特别提到这个法门弘扬的时间、征兆,也记载很多寺庙里面,有魔鬼的化身会出现等等。这个时候很难分,出家人里面有魔鬼,会障碍到上师,障碍到弘法;修行人的群体里面,也有魔鬼,他有提到名字和生肖,他说披着佛教的袈裟,来破坏佛法的魔会出现,这个时候就要修持莲师金刚怖畏的法门。

莲花生大士:上师当修莲师,本尊当修观音。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莲师我与语金刚大悲自在无有二致故,后世有缘诸众生,上师当修莲师,本尊当修观音,法当念诵六字真言及莲师心咒,一切以大悲钩决定可以摄持故,善巧方便之行为具此五种。

念诵莲师心咒之诸补特伽罗,将成为莲师我之不共所化。

若能每日持诵二十一遍者,能遣除外内密一切障碍。

若能每日持诵一百零八遍者,能清净无量劫以来重重盖障,并能忆念过去多生之事。

若能每日持诵过于彼数,能无勤成就一切四种事业之悉地。

若能每日持诵千遍,无疑于此生能获得自成大乐殊胜悉地。

临时少许持诵,亦能远离一切外内八怖畏及病魔鬼崇类。

若以净心信力持诵,能得三世一切诸佛加持。

六十年公开一次的莲师代表像

文章来自网络

请通过念诵咕噜仁波切心咒(莲师心咒)来接受神圣莲师代表像的祝福。

莲花生大师Guru Padmasambhava的“身代表”称作《Ku Shab》,过去每60年才向大众展示一次,只有在木猴年才展示。

考虑到世界已降至极度退化、混乱的时代,尊者允许此圣像现在自由展示,以祝福世界和所有的众生。

这个殊胜的「Ku Shab」是由Orgyen Lerab Lingpa乌金·列绕林巴大师取出的伏藏,被放在强大的护法Nechung Choegyal乃琼的座位后方。据说,这样可以对护法行使降伏之力,提醒护法保持忠诚,坚守承诺,保护佛法和僧众。

Page 1 of 18
1 2 3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