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也大难

乌帕斯尼用了七年的时间帮助他下降,从上帝那里下降,从永恒再次下降到世界里来。所以,可想而知,在印度的确有一些玛司特,他们进去以后,如果没有乌帕斯尼这样的人,根本出不来,他们是连出来的想法都没有。所以,曹洞宗讲“转身也大难”,转身不是容易的事。实际上禅宗已经讲了很多必要的话,所有内行的话,禅宗都已经讲了。禅宗几乎把最内行的话,都以隐喻的方式讲得清清楚楚。

一旦转身以后,你就会发现,你不仅觉知到那个源头,不仅觉知到上帝,你也开始觉知到世界;而且你不仅开始觉知到世界,你也开始觉知到了这个肉身对于世界的种种回应。也就是你开始被动地觉知到了两者。这就是克里希那穆提讲的——你既觉知到客体,也觉知到这个看到客体的主体。这个身体、这个肉身,它是主体,你不太注意你的主体,你更注意的是客体,很多人只注意客体,我们的生活习惯是以客体为主的。生活习惯是要注意客体,因为客体存在着各种威胁,你必须注意它。前面跑过来一只狼,你必须注意它;前面有红绿灯,你必须注意它。

所以,我们从生下来到现在,被训练的是以注意客体为主的,很少注意主体。而你也没有办法转过脸来注意主体,因为这样转过脸来注意主体是一种自我分裂,刚才已经讲过了。你没法做这件事,你觉得做这件事太别扭了,好像变成精神分裂一样,你变成两个人了。所以你没法在达到源头以前这样做。但是在达到源头以后转身出来,你的这种对主体的觉知就是非常自然的。它不是一种分裂的觉知,它是纯自然的,它天然就能觉知到。因为你是一切,你的意识现在就是源头的一切。所以,它对自己内在产生的这一切非常自然地能够体验到。因为主体的一切,包括思想、感觉、情感、行为,都不来自于别的地方,它们都来自于这个源头。这个源头仅仅是觉知到自己里面出现的东西,所以不存在分裂,不存在我要去觉知另外一个东西、另外一个客体。

大家能听懂吗?今天大概讲的太深奥了。

对于这个源头的觉知来说,它觉知到的仅仅是自己而已,所以它的觉知是不分裂的,是纯天然的。它突然发现这个一里面可以生二,这个二可以生三,三生万物。它突然发现这个源头里面有无数的创造、各种各样的创造。这些创造它都非常自然地觉知到。而觉知到以后,它做了一件什么事呢?庄子这章讲的非常好:顺应事物的本然吧!你既然觉知到了,你就要做到一件事——别去碰它们。你有愤怒,别去碰它;你有高兴,别去碰它;你有沮丧,别去碰它——让它们是它们所是。

上帝从不干预你,宇宙从不干预你,神从不干预你。他从不碰你,不碰你才是对的。不碰这些东西,它们就会自然地流过去,自然的再创造。

摘自《庄子耳语014》夕阳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