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知与分裂

印度教、瑜伽、一直说,“你的一举一动上帝都知道。”甚至你眨一眨眼睛,挑动一下你的眉毛,上帝都知道。并不是有一个天上的上帝天天在盯着你,他没有这么空闲,他不会去盯着每一个人,不会的。而是你内在的这个源头、这个觉知,它就是上帝本人,它就是那个奇点!因为最后当宇宙毁灭、当宇宙浓缩的时候,你就是回到这个源头的奇点当中。而这个奇点既在宇宙的中心,也在你的中心,你们是全息的。所以,在你的中心有一个上帝,它随时都觉知着你的一举一动。所以,古人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认为有什么事情是老天不知道的吗?绝对不可能。你任何的一举一动,你任何的一个思想,都清晰地记录在那个源头里面。它都知道,它完全的知道,它比你更知道。有时候你都不知道你的潜意识是些什么,而这个源头却全部知道。所以,当你在这个源头的觉知下的时候,你会忽然发现,你不仅能够觉知到你的外在,你的手抬起来了、脚抬起来了,你甚至能够觉知你的内在,你的一个思想,甚至能够觉知到你的潜意识,你潜意识当中不被觉察的思想你都开始觉知到了。

所以,你不需要去挖掘它们。一旦你来到了这个源头,你根本不需要去挖掘你的潜意识是怎样怎样的,你不挖掘你都看到了。它是自然的,它是天生的,它自然就会有这种觉照力,它是一个太阳,一个阳光。而阳光来到潜意识的时候,潜意识就被照亮了,自然照亮了,整个潜意识就会暴露在阳光之下。

这就是为什么南传一直说你要觉知你的手啊、脚啊、运动啊,觉知你的思想啊!但是,如果你人为的去觉知这一切,那仅仅是聚焦,它产生的效果是变得机械化、变得僵硬,你在对你自己聚焦。你在做一个自我分裂的运动,你好像变成了两个人,对不对?

我记得有人说“所谓的开悟就是神圣的精神分裂。”你现在知道这句话是不合适的。这句话意味着,他在人工地分裂自我,他在人工地分成两个东西。我要对我自己的手觉知,我要对我的脚觉知,我要对我的思想觉知。

我记得以前有学员问我,难道对自我觉知的这个方法是不对的吗?是错的吗?它不完全对,但也不完全错。如果你不是在先达到源头的情况下,产生这种自我觉知,你就是一种分裂状态。就像有人讲的这是一种神圣的精神分裂,它是一种分裂。你拿起一个茶杯的时候,还要看着你拿起一个茶杯;你的脚在抬起来的时候,还要看着你的脚在抬起来,它是一种自我分裂的。所以,难就难在这儿,真正的东西跟它看上去很像。这两件事、这种自我分裂跟来到觉知中心的这种觉知看上去很像,但它们却差着十万八千里,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一个是彻底的融合,完全完美的合一,而一个却是彻底的分裂。

所以,你如果去模仿那些成道者的状态,你听到一个成道者、一个开悟者说:“我每时每刻都能够知道,我自然地觉知到思想、觉知到行为、觉知到运动。”“哦!那好,这个状态不难啊,我也可以,我也可以学啊!”你去学就完全不一样了,你去学你就变成自我分裂了,你去学你的人格就分成两半了。你不是合一,反而是自我创造分裂。所以,真理跟谬误有时候只隔着很薄的一层纸,他们是双胞胎,他们看上去一模一样,他们甚至在语言的表达上都是一样的。两者都说我是自我觉知了,我觉知到了我的手跟脚,等等,但它们却完全不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南传也提到——除非你达到初果,否则你根本就不会产生一个正确的觉知。你的觉知在初果以前都是分裂的,只有当你达到了源头,你的觉知才不会分裂。

摘自《庄子耳语014》夕阳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