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就者之歌》祖古·乌金仁波切 第四部 第六章

讲述:祖古·乌金仁波切

记录整理:艾瑞克·贝玛·昆桑 马西亚·宾德·舒密特

翻译:杨书婷 郭淑清

第六章 结语

在噶玛巴的建议下,我带着三名侍者到马来西亚去。我们这四个穿袍子的人,是首批到马来西亚参访的西
藏喇嘛。这次行程为期三个月,在此期间,当地虔诚的华裔佛教徒供养了丰厚的功德金。
我决定将这笔钱用来改善纳吉贡巴的寺庙。然而,我一回到尼泊尔,开始跟冉拉讨论要如何善用这笔资金
的时候,却接到我两个年长的儿子确吉·尼玛和秋林的来信;他们在隆德寺跟着噶玛巴以及其他伟大上师
研读的课程就要结束了。信上说道:
“亲爱的父亲与母亲:
噶玛巴已经告诉我们两人说,我们必须建一座寺院。我们现在还太年轻,无法为这件事做什么,不过我们
听说奇尼喇嘛献给您一些位于大白佛塔的土地。请您在那里建一座小寺院。并不一定要两层楼,一层楼也
可以。”
噶玛巴并非特别选出确吉·尼玛和秋林来建一座寺院。那年,他跟隆德寺的每位祖古和喇嘛都说过同样的
话。总之,这就是我为何开始着手兴建位于大白塔的卡宁谢珠林寺(Ka-NyingShedrubLingmonastery)的
原因。
当建筑物完成的时候,我心想:“噶玛巴是我究竟皈依的对象,如果他能过来并主持开光典礼,那一定很
棒。”因此,在我接下来到隆德寺探访的时候,我就告诉噶玛巴:“我已经在博达兴建完成了一座小寺院
,我非常希望您能来参观。我来此就是为了请求您到那里去,并给予《噶举密续教授宝藏》的教授。”
噶玛巴答道:“你真贴心,我向你承诺,我一定会去。不过,我必须先到印度,之后,我才会去尼泊尔。

不久之后噶玛巴就来了,为纳吉贡巴的寺庙与佛像开光,也给了灌顶,然后又回到隆德寺。所以,在噶玛
巴指示我于尼泊尔建一座寺院多年之后,我终于能够履行我的如意宝的教诫了。
延续法脉的传承
我们已经到了我生命中曾发生过的大部分重要事件的尾声了;很抱歉,我的故事有些无趣,不过,我也没
有什么精彩的事迹可以说。
我已经告诉你们我的家族历史、我出生之处、我在东藏的童年生活,以及我曾经住过的地方。尽管我已经
被问过很多次了,但我还是想不出任何关于我自己有什么引人入胜的事情可以叙述。
我唯一重要的成就,就是能够将我所领受过的几个传承,传授给其他人。
《三要》未来传承的重责大任确实无误地落在我的肩上,因为,如今我似乎是唯一同时持有两支传承的人
。我已经慎重地将《三要》的灌顶授予了几位重要的转世喇嘛,透过这种方式,这个教授以及其他的《新
伏藏》法的传承就能延续不断了。
我传授过九次《三要》的教授;第一次是在楚布寺,传授给我们如意宝;第二次是在拉萨,传授予敦珠仁
波切;接下来是传给俄尔寺的冈萨堪布(Khenpo)。之后,在不丹,我将《三要》的教授给了八蚌·钦哲
的不丹转世。再接下来一次,我在纳吉贡巴传给了德布仁波切(DepukRinpoche),之后,又传给了住在
我们大白佛塔寺院一位名叫康巴·贡千(KhampaGomohen)的喇嘛。第七次是在纳吉,传给噶玛巴的摄政
王以及许多其他的转世喇嘛。接着,我将这个传承供养给阿杜仁波切与塔唐祖古(TarthangTulku)。我
最后一次传授它,是传给天嘎仁波切(TengaRinpoche)。主要的情况大概就是如此。
我已经说明了《三要》教授如何传承的一些细节,也提示过,包括敦珠仁波切在内,有几位伟大的上师曾
经深切地赞赏这个教授。我也描述过,他们是带着怎样的兴味来追求领受这个教法,例如第十五世与第十
六世噶玛巴。事实上,这些伟大的上师对这个不同凡响的教授非常珍视,其中有四个人还着手为其撰写了
灌顶手册(l)。
顶果·钦哲与《新伏藏》
顶果·钦哲在我们位于大白佛塔的卡宁谢珠林寺给了《新伏藏》的传授,因为我告诉他说:“我第二个儿
子已被认证为秋吉·林巴的转世(2),而他也是他的后代子孙,但我并不觉得我能够给予灌顶以及全部
的口传。这需要一位重要的上师才能办到,而我觉得没有人比您更优秀了,仁波切。所以,请您授予我的
儿子们《新伏藏》法。”
当我向顶果·钦哲提出请求,要他传授灌顶的时候,他仅仅回答说:“好的,好的,我一定会依照你的请
求去做。”顶果·钦哲一向如此,他的回复包含了极大的仁慈与关爱。过了没多久,他就完成了传承——
当顶果·钦哲说他会做什么事的时候,他总是说到做到。当时,有许多祖古和喇嘛出席。由于他非常博学
多闻,在灌顶接近尾声的时候,他还撰写了一部详尽的教本,解释传承法脉;从伏藏师,经由伟大的钦哲
、康楚,以及其他主要的弟子;它们又如何汇聚于哲旺·诺布身上,从他再传至涅琼·秋林与宗萨·钦哲
,顶果·钦哲就是从宗萨·钦哲那儿领受到这个传承(3)。
因此,《新伏藏》有两个主要的传承法脉,一个是从哲旺·诺布传至桑天·嘉措;另一个则是从哲旺·诺
布传至涅琼·秋林、噶陀·锡度与宗萨·钦哲,然后再传给顶果·钦哲。最重要的是,这些传承已经传递
下去了,直到今天仍然持续受到护持。
以上这些,是我试着尽个人绵薄之力,简短说明传承上师们的故事。我现在七十六岁了,却尚未表现过任
何丰功伟业。因此,你们所能知道的,只有这些我将个人所见所闻串联在一起的故事。
以我个人来说,我已经吃了好多顿饭,而且在每顿饭之间呼呼大睡。简而言之,这就是我一生的故事。
1、细节的部分请详见附录:“《新伏藏》的传承。”
2、继多年之前,年轻的慈克·秋林不幸身故之后,依传统,祖古·乌金仁波切就被慈克寺赋予任务,去
向噶玛巴请示关于慈克·秋林转世的下落。当利培·多杰回复道,转世祖古已经投生为他的次子时,祖古
·乌金仁波切拒绝将这个消息带回囊谦,唯恐被指责为滥用裙带关系。一直到了噶玛巴造访达桑仁波切位
于博达的寺院时,才在多位喇嘛们的面前,包括达桑、萨曲、安津(Andzin),以及祖古·乌金仁波切在
内,宣布这件事。
3、有一次,宗萨·钦哲造访垒峰,从桑天·嘉措那儿领受《新伏藏》其余的教法。他在那里大约待了一
个星期,就在那段时间,他将莲花萨埵(贝玛·纽古,PemaNyugu)的密集灌顶授予桑天·嘉措,那是桑
天·嘉措以前没有领受过的灌顶。桑天·嘉措也给予宗萨·钦哲简短的莲花萨埵灌顶作为回报。(祖古·
乌金仁波切说明)

《大成就者之歌》祖古·乌金仁波切 第四部 第六章》上有1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